两言三拍《春分》之第四十八章

本书:10650字作者:

  “那你找一个时间去见一下琪姐。”瑶瑶拉开公寓的窗帘,阳光一下子泄进来,春夏被刺眼到,偏了偏头,点点头,正好她也有事情要与琪姐商量。
  
  第二天春夏跟陈琪通完电话后,对方说有时间,她就直接搭车到了公司,搭电梯一路上去,结果发现办公室里并没有人,之后问了工作人员才知道陈琪在下面的排练室里。
  
  推开门,有节奏的音乐声响起,里面有人正在练舞,春夏顺着墙边走过去,陈琪坐在最后的位置上,看见她了招招手。
  
  “公司要推出的男团?”春夏坐在琪姐的旁边,才出声询问。
  
  “嗯,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春夏看着面前跳着流行舞的男孩儿们,一个个还很年轻稚嫩,也不过二十左右的年纪,可能有的还未成年,被娱乐圈的名利所吸引,一头就猛扎进了这个漩涡。
  
  陈琪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从旁边拿出来一瓶矿泉水和饼干给她,“长的怎么样?”
  
  春夏笑,“琪姐你的眼光怎么可能会差,当然是帅的呀。”
  
  琪姐看着她笑了笑,想要捏一捏她的脸,结果被春夏快速躲开,她拆开一个饼干,吃了一口,就皱起眉头。
  
  琪姐说,“减肥餐。”
  
  “好吧,怪不得……这么难吃。”春夏再次为这些男孩子感到悲伤,在十几岁的年纪就要禁食,这世界上的许多美食他们都无缘了,等到能吃的时候,已经是半老的年纪,脆弱的身体已经承受不起那些食物。
  
  琪姐转头看向她,“你现在多重了?”
  
  “四十五左右吧。”春夏估摸了一下,“我这段时间认真控制了体重。”
  
  “那我安排你过段时间和导演见一下面。”
  
  春夏还是好奇,“男主真定了程嘉文?”
  
  “嗯。”
  
  春夏咋舌,感叹道,“看来这个剧组很有钱啊。”
  
  陈琪嗤笑一下,“能不有钱吗?华兴出品的,投资过亿地往里面砸,这次他们可把这个项目看做是一个金蛋,从一年前就开始策划,搭景,业内也瞒得严严实实,就希望搞一个大新闻。”
  
  听见这话,春夏顿时觉得自己可能就是要孵蛋的那个母鸡了。
  
  一舞跳完,男孩子们脸上都是汗水,头发已经打湿,不知道在这里练了多久,陈琪上前评价了几句,打一棒子给个甜枣,春夏跟在身后,被几个人好奇打量,她微微一笑算作回应。
  
  “这是你们前辈,春夏。”
  
  “姐姐好。”一个个赶紧弯腰,礼貌地让她都不好意思起来,她笑了笑,搭在陈琪的肩膀上,眨了眨眼睛,“你们加油啊。”
  
  两个人离开排练室,春夏才调侃说,“姐,你每天面对这么多帅气的面庞,以后男朋友得优秀成什么样,才能俘获你的这颗芳心呀。”
  
  “可先留住你的甜言蜜语吧。”陈琪笑,两个人一路回到办公室,春夏直接趴在沙发上,两只手交叠在沙发的后背上,下巴垫在上面,看着陈琪把桌上的一份文件交给助理后才开始和她说话,“我感觉,你最近不同了许多。”
  
  “哪里不同了?”她开始想,难道恋爱的人表现如此明显,果真与单身时候不同。
  
  “更加好看了。”陈琪说,“像是达到了一种平衡的状态,是一颗闪闪发亮的金子,你最近做医美了?”
  
  “没有呀。”春夏说,她说到这里想到了周嘉鱼,再看见陈琪的表情,便笑得开心,像藏着一颗珍珠,“姐,你再猜猜呗。”
  
  陈琪想了一下,挑了挑眉,“是谈恋爱了?”
  
  春夏被吓了一跳,像后一缩,想不到对方如此的敏感。
  
  陈琪眯眼,放下手中的笔,“真谈恋爱了?”
  
  “圈外人圈内人?”
  
  春夏看见陈琪表情尚可,并没有准备棒打鸳鸯的姿势,才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圈外人。”
  
  应该算是圈外人吧,周嘉鱼毕竟还没有完全进入这行业。
  
  “哦,那你自己平时注意一下,不要惹出大新闻就行。”陈琪一听见是圈外人就放下了大半个心,以春夏现在的情形和地位以及年龄,她并没有权利去要对方不要谈恋爱,怎么怎么去压制,毕竟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又不是机器,真是别人理想中的完美人物,从另一个方面去想,有一段感情经历反而有利于演技提升。
  
  春夏惊讶了,“姐,我以为你会劝说我一下。”
  
  “劝说你不要谈恋爱?”陈琪笑了,“你这么大的人了,我说的话你有多少能放在心上。”
  
  春夏嬉笑道,“大多数都是能放在心上的。”
  
  陈琪却认真对她说,“是圈外人就好,我也不问他是干什么的了,你自己心里注意一点,你是公众人物,谈恋爱也不能像普通人一样,要去哪里约会就去哪里约会。如果能长久还好,但是如果你们分了手,你以后恋爱时难免以后会被网友再次翻出过往情史,闹得谁也不开心,所以谈恋爱低调一点,不要想着向全天下都昭告,你看,现在圈里以前秀恩爱的几对,现在有几对结了婚有好的结局,大多变成了过路人,如果遇到合作,只会更加尴尬。”
  
  春夏点了点头,抱住陈琪,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有些感动,是因为她身边稍微年长一些的女性也只有琪姐,除了她,也不会有人和她讲这些话。
  
  出了公司,春夏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和周嘉鱼说话,这种心情仿佛是自己的感情得到了父母的认同,身后有了一个支持,不怕自己摔了一跤,没有人搀扶。
  
  电话在第三次被接通,却不是周嘉鱼本人,传来陌生的男人声音,春夏有一瞬间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打错了电话,于是一脸疑惑地看了看屏幕,并没有打错啊。
  
  “请问您是?”
  
  “周嘉鱼的哥哥。”
  
  春夏一时无话可说了,多是被吓得,而且她不知道如何与男友亲人相处,过了片刻,才有些慌乱地说了一句你好,“是周嘉鱼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吗?”
  
  “嗯。”对方语气冷静,春夏最怕与这样的人相处,感觉全身都写着禁锢两个字,说话要谨言慎行,生怕自己一句话不对,引来的就是冰天雪地,春夏还在心中斟酌用语,对方却已经开口,“等下我让他给你回电话。”
  
  她只能道谢。
  
  挂断电话,春夏看着微亮的手机屏幕偏了偏头,才反应过来想要拍一拍自己受惊吓的心脏。
  
  要等着周嘉鱼的电话,公司门口刚好是一个地铁站,她翻看挎包,幸好出来时携带了公交卡,压低了头上的帽子,跟随人流一起下了楼梯。
  
  中途在一个站下了车,她轻车熟路地来到一个大型超市,今天是非工作日,里面满满当当的人,大多是年轻的女士或者一起出来采办的小情侣。
  
  这几天,琪姐给了她充足的休息时间,她可以在家自由地发挥创作,不至于让厨房那些新买的厨具日益生灰,于是站在一处货架前,她拨通了瑶瑶的电话,“我今天准备下厨,你和阿远想吃些什么?”
  
  一个人吃饭太过孤独,春夏不太喜欢自己坐在一桌的佳肴美馔前,只能少许地尝上几口,太过冷清。
  
  “哇,我要火锅!火锅!”
  
  现在天气渐渐转凉,没有什么阴郁的心情是火锅无法解决的。
  
  瑶瑶报菜单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虾滑,牛肉,羊肉,牛肚皮,鸭肠……我都可以。”
  
  春夏怀疑,“这么多,我们三个人吃的完?”
  
  瑶瑶理所当然地说,“我们可以叫上程影帝和晋成桑啊,你不是还欠程影帝一顿饭吗?干脆趁现在弥补了,岂不是一箭双雕。”
  
  春夏想了一下,竟然觉得对方说的颇有道理,于是电话一拨,直接询问两人是否有时间恰一顿饭。
  
  结果十分满意,晋成桑刚刚拍完戏,正是寂寞时候,程嘉文这几天则是在休息中,应该过一段时间就要和她一起进剧组了,两个人都有时间赴约。
  
  一小时后,春夏推着推车出了商场,东西太多,她根本提不动,只能软件打车,回到家中,已是半小时后。
  
  瑶瑶和阿远已经提前过来,帮她处理食材,看见厨房里堆的一大堆各种袋子,一下子感觉收到了惊吓,“你怎么买这么多?”
  
  “你说的牛肚,虾,牛肉,羊肉,都是新鲜的,要自己且,还有各种蔬菜,我怕我们几个人不够吃就多买了一点。”
  
  阿远笑着说,弯腰把下面的食材拿到料理台上,准备清洗,说,“这可不是一点,感觉可以吃好几顿。”
  
  瑶瑶也笑着说,“你们三个人肯定不会多吃,最后还是我和阿远是主动劳动力。”
  
  春夏转过身,用双手在胸前交叉成一个手势,说,“错,是三个人!”
  
  瑶瑶说,“你也要吃?不是过几天就要进剧组。”说完被阿远拍了一下头,对上他的挤眉弄眼,才反应过来,“哦……是周嘉鱼要来?”
  
  得到春夏的肯定后,她哎呦了一声,想到到时候程嘉文,晋成桑,周嘉鱼三个人坐在一起,不禁趴在中岛台上捧脸作花痴状,肯定道,“啊!我感觉这顿饭会非常的秀色可餐。”
  
  
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