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婚后

本书:569461字作者:任平生

    1.出差

    凌晨2点,沁卓还未进入深度睡眠,嗡嗡的声音不断从一侧传来,十分扰人。她不耐地翻了个身,拍了拍身旁男人的手臂。

    过没多久,手机振动的声音没了,接着是拖鞋与木质地板摩擦的声响,男人拉开门,走了出去。

    她把脸埋进枕头,拉上被盖住头,沉沉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时,屋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从枕头底下m0出手机,刚打开飞行模式,一连串的信息蹦出来,方唯的信息在最底下。

    “我出差了。”

    早上6点发的短信,简单明了4个字。

    沁卓回了个“嗯”,下了床。

    他这一走不知道又要几天,吃过午饭,她收拾了几件衣物,打车直奔高铁站。

    陈霏在苏城高铁站接到人,上了车,问:“先回家还是?”

    “不回家。”沁卓摇头,从斜挎包里m0出口红和小镜,一边涂口红一边说:“别跟我妈说我回来了。”

    “为什么?”陈霏笑问,启动车。

    “她要知道了,肯定大惊小怪,以为我跟方唯怎么了。”把包扔到后座,她拢了拢头发,摇下车窗,看着窗外熟悉的建筑物,大大舒了口气。

    结婚3个月,她跑苏城不下5趟,这也意味着方唯出差不下5次,算起来,婚后他们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还不足10天。

    每次陈霏打趣她“已婚妇nV”时,沁卓都险些想不起来自己已婚的身份,还有她丈夫那张模糊的脸。

    “他又出差了?”

    “是啊,忙得很。”其实他出差对沁卓来说是好事,每回跟他待一起,她总有一种被监视的错觉。

    从结婚典礼上她父母哭着让方唯好好照顾她开始,方唯便很好地担任起第二父母的责任。

    他是她爸妈JiNg挑细选的nV婿,他们自然是一条心。

    活了二十四年,沁卓的人生被父母安排得妥妥当当,从课外兴趣班到高理分科到大学选专业,再到婚姻,这一切原本应该她来做选择,可她的父母总会早一步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威b利诱,让她屈从于他们的安排。

    她也试图反抗过,但是反抗过后是变本加厉的控制,于是久而久之就妥协了,她活成了父母眼的乖nV孩。象牙塔里待了十几年,刚毕业便嫁给了方唯。

    在苏城待了3天,这天晚上,她和几个高好友在KTV里玩得正high,屏幕放着萧敬腾的歌,整个包厢鬼哭狼嚎,别说电话响,外面爆炸可能都听不见。

    手里突然被塞进一部手机,陈霏对着她大吼:“你妈的电话!”

    她连忙把麦克风塞进陈霏手里,跑出去接电话。

    姚培兰给沁卓打了至少20个电话,一个都没被接上,吓得差点就要报警,这突然一下被接上了,她喘过一口气便大哭:“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接妈妈电话,你要出事了妈妈怎么办?”

    沁卓能想象此时此刻她妈崩溃的脸,她总是这样,只要打来的电话没被接上,准能把她急出病来。

    “我在A市啊。”她淡定地撒谎。

    “唯说你不在家,电话也没接。”

    沁卓把手机移开,看了一下未接电话,除了她妈的20个,方唯确实也打了2个。

    “我跟朋友在外面唱歌呢,很快回家。”

    “什么朋友?”

    “大学朋友。”她继续撒谎:“方婷,宿舍同学,你见过的。”

    “好,别唱太晚,记得给维回个电话。”

    那头刚挂下,沁卓黑着脸拨通方唯的电话。

    “你回家了?”她语气并不好。

    方唯正在洗澡,身上刚抹上沐浴r,听到手机振动,洗g净了手去按键,听到沁卓怒气冲冲的发问,只是淡淡嗯了一句。

    “你下回能不能别找我妈,你知道她特别容易崩溃。”

    “我以为你回娘家了。”

    方唯知道她不Ai留在A市,她的朋友大部分在苏城,有事没事就Ai往那边跑,今晚也没多想,以为她回家了,于是打了个电话到岳父家里去。

    “我是回来了。”她说:“不过没回家,你别跟我妈说,我明天早上回A市。”

    “不着急,你要是喜欢那边,可以待多几天。”

    “你什么意思?”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

    “行了,我还在洗澡,先挂了。”

    手机里传来忙音,沁卓一口气憋在喉咙眼,上不去下不来,眼睛直直瞪着屏幕,直到隔壁撕心裂肺的呕吐声传来,她甩上厕所门,冷着脸回了包厢。

    ——————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单击【加入书柜】收藏本

    单击【我要回应】给出评价

    任在这里谢过大家!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地主家的娇媳妇》1v1

第1章 x越r0u越大,下面也越来越水…… “送入洞房……” 伴着这一声吆喝,林灵被婆子挽着送入了房间。 进入屋里后,她放下那个黑sE灵牌,这才直起腰轻舒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