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奴【完结】

本书:838010字作者:了了是我

    痛了,不准哭鼻呀。”

    他的举动让陶思怡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这男人竟然用骗小孩的方法对待她,他是不是吓傻了

    “我没事,我自己r0ur0u就行了。”

    陶思怡看他眼无法掩饰的关心和担忧,忍不住别开了眼睛,她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透过他的目光sHEj1N了心里,让她的心跳猛地漏跳了一拍。

    “真的没事”澜臻狐疑的看着她通红的小脸,不放心的又用手给她r0u了r0u。

    陶思怡的脸更红的,他的手还是那么的有力,只不过今天和昨晚不一样,虽然他只是温柔的贴在自己的额头,却让她感觉到脸是那么烫。

    “没事,我们回家吧。”

    顺理成章的几个字让澜臻突然间觉得心情是那么的愉悦,他现在脑突然闪过一句话,有家的感觉真好。

    澜臻重新发动了车,伸手按下汽车音响,轻快的音乐随即便充满了车内狭小的空间。

    汽车匀速行驶在回家的公路上。

    “陶思怡”澜臻突然叫了她一声。

    “嗯”陶思怡还在努力平复着自己悸动的心跳。

    “你喜欢和我ShAnGchUaN吗”

    澜臻一本正经的问,这回他目视前方,紧盯着公路上路况,双手紧紧抓住方向盘,好像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不是平坦的公路,而是崎岖的山道。

    “啊”陶思怡吃惊地看着他的侧脸。她极其怀疑刚才是否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问,你喜欢和我ShAnGchUaN吗我的技术你还满意吗”

    “澜臻,你”陶思怡突然感觉自己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该以何种方法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

    “对不起,我忘了昨天你没享受到。”澜臻语气非常的诚恳。“不过你放心,下次,我保证下次,我一定会让你T会到那种极致的快乐。”

    “澜臻。”陶思怡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嗯”

    “你是个不要脸的臭流氓。”

    “哦。”澜臻扭头看了一眼满脸愤怒的陶思怡,急忙又将视线移回到公路上。

    “目前为止,我只对你耍过流氓,不管你信不信。”他一本正经的解释自己的行为。

    陶思怡突然又说不出话来,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耍流氓还耍的这么理直气壮的。她索X将脸再次扭向窗外。

    “陶思怡”澜臻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忍不住又喊了她一声。“你生气了”

    陶思怡懒得搭理他,这个男人和她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我向你保证,和你ShAnGchUaN期间,我不会去找别的nV人,你看怎么样”

    陶思怡怪异的看着他,她真想知道这个男人的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澜臻见她还是没有说话,继续将刚刚未完的话说出来。“如果你不反对,那我们就这么定了。”

    “澜臻,有人说过你不要脸么”陶思怡攥紧拳头,如果不是他正在开车,她恨不得一拳打在他脸上,看能不能敲醒他满脑乱七八糟的思想。

    “有,不过只有一个。”

    澜臻将车拐进别墅的车库,终于安全到达目的地让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刚刚也算是鬼门关前走一圈吧。

    他熄了火,扭脸看向陶思怡,伸手拉住她放在门把上的手。随着自动车门的关闭,车库光线Y暗下来,他轻轻的贴住她的耳朵。

    陶思怡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她不知道澜臻现在又想g什么。

    “只有一个人敢骂我,猜猜她是谁”澜臻用手指轻刮她的脸颊,他伸出舌头轻T1aN她的耳廓。

    陶思怡紧张的紧绷着身T。

    “你已经知道了是吗”澜臻察觉到她僵y的肌肉,明白小妮已经猜出了答案。

    “可我就是不舍得惩罚你。”他轻咬她的耳朵,轻声的呢喃着。

    突然一个柔软的唇贴在了陶思怡的嘴唇上,他的舌头也随之探入她的口。

    两个同样b以往快速跳动的心脏紧挨着,互相探测着对方的跳动的频率。澜臻突然发现,原来接吻并不是只能让一个地方有感觉。

    考虑

    从打靶场回来以后,陶思怡有几天没有看到澜臻,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这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自从那晚以后,她一回到别墅就总是会有一种脸要发烧的错觉,这几天上班都是司机送的,现在唯一让她最担心的就是张丽媛。

    陶思怡盯着旁边空空荡荡的办公桌,摇了摇头,几天没见她,打电话她只是说要请假几天,让自己不用担心。从上次酒吧她临阵脱逃以后,自己就一直没有见过这个人的人影。说是不让担心,但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拿出手机看了看,盯着它发了一会呆,又无奈的放下了。警报过了都没有用,她这一个平头老百姓,还有什么办法。张丽媛是被马腾跃一起的人带走的,难道找他陶思怡猛的打了一个激灵,还是算了吧。那个小面瘫的话,时不时的环绕在自己耳边。她可没有想当人家继母的想法,她也不想再和那个马腾跃有什么牵连。

    可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奇怪,越不想什么,什么就偏偏来找你。陶思怡刚刚将手放到桌上,铃声就响了起来。扫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随即就按下了接通键。

    “陶小姐您好我是马腾跃,今晚有时间没,我想请你吃饭。”

    “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听到来电人的自我介绍,陶思怡有些不快,神马的在这些人眼里就和浮云一个道理。

    “呵呵。”电话传来了马腾跃笑声。“陶小姐别生气,我是问的张小姐。如果你愿意的话,她今天晚上也会一起。你看。”

    这句话将陶思怡的已经提到嗓眼的拒绝给堵了回去。“好。”

    “那下班我去接你。”马腾跃挂掉电话,低头看着手的调查资料。假话总是b真话要来得好听一些。为了避免再次说谎,他无奈的拿起手机,拨通电话。“正道,小姑娘被你收拾的够呛,今天晚上一起出来吃个饭。”

    周正道看了一眼在床上苟延残喘的张丽媛,手掌轻抚着她后背,一路向下延伸到挺翘的T0NgbU。

    “累坏了吧,一会我们出去吃点,应该还有那个这几天总打扰我们的nV人。”

    张丽媛抬头看了一眼床边的男人,满脸的哀怨,她都快被CSi了,这男人到底想g什么当时明明是他不要自己的,现在反过来又好像是自己对不起他似地。从进了这个房间她就几乎没下过床。

    周正道感觉着手下滑腻的触感。“时间还早,我们继续算你欠我的帐。”

    张丽媛只来得及一声闷哼,男人的茁壮猛的就冲进了她的T内。

    下班以后,陶思怡看到公司门口停着的黑车,打量了一下,有些眼熟,好像就是那天晚上小陈送自己回家的那一辆。果然,她还没走到车前,小陈就从车里下来。

    “陶小姐,马先生已经在那等你了。”

    “哦。”陶思怡应了一声,弯身钻进车里。嗡的一声闷响,车门就被关上了。她突然有一种自投罗网的感觉。

    不一会,车就停在一个不起眼的红sE大门前。司机按了两声喇叭,大门缓缓的开启。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别有洞天,陶思怡暗暗咂舌,院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弄得跟苏州园林似的。一个个的小亭露出昏h的灯光,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人在举杯。

    约莫几分钟的时间,她也被引入一个小亭。服务员掀开门帘,里面已经坐了三个人,其除了马腾跃和张丽媛,还有一个她没有见过的男人。男人身上的气势同样非常b人,只是他多了那么一层邪气。

    陶思怡略微扫过男人一眼以后,便将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张丽媛身上。她好像要b前几天瘦了一些。JiNg神也不是特别好,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两个黑眼圈挂在她的眼睛下面,一看就缺乏休息。

    “陶小姐,过来坐。”马腾跃朝她招了招手。

    陶思怡没有说话,只是小挪了两步走了过去,她稍微将凳拉得与马腾跃远了一些,才坐了下去。

    马腾跃倒是没有什么表示,倒是对面的男人看到她这个样,似乎有点揶揄的笑了一下。

    “陶小姐,张丽媛这几天多亏你C心了。”周正道举起手的酒杯,象征X的表示了一下敬意。

    “应该的。”陶思怡不自然的笑了一下,与张丽媛交换着眼神。

    看到张丽媛一脸的无奈,陶思怡稍微放了点心。

    “别光顾着说话,吃饭吧。”马腾跃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似乎有点不自然,微微笑了一下,随后他又说“正道,别那么小气,让张小姐和陶小姐说说话。”

    周正道摊了摊手,算是表示同意,为了朋友泡妞,还得把自己的妞贡献出来。算了,以后有时间慢慢算,反正他是个喜欢算账的人。

    陶思怡和张丽媛把凳往一起凑了凑。两人开始嘀嘀咕咕的耳语起来,虽然这是个不礼貌的行为,但在座的两个男人谁都没有表示不快。

    一顿饭吃的不快也不慢,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饭后,陶思怡看了一眼一脸疲惫的张丽媛,忍不住叮嘱一声。“你要注意休息。”

    “哦,好。”张丽媛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

    马腾跃看着仍然是一脸担忧的陶思怡,忍不住摇了摇头。

    四个人在停车场分了两路,陶思怡和马腾跃来到他的车边,扭头看了一眼他。“你的司机呢”

    “我让他和小陈先下班了,今天我送你,走吧。”

    陶思怡感觉有些奇怪,打量了一眼马腾跃,想从他的脸上找出点什么异常。

    “走吧,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谈谈。”马腾跃也不避讳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他说完这话以后,陶思怡反而放心了,轻轻点了点头,低头钻进车里。

    马腾跃将车开出市区,直接往澜臻别墅的方向驶去。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话,好像正思考着怎么开口,陶思怡倒是也不急,对于她来说,不说话更好。她敢肯定马腾跃想说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到了。”陶思怡看到车停在别墅的门口,终于松了一口气。

    “陶小姐,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能考虑。”马腾跃将车熄了火,他的这个动作告诉陶思怡今天有些事情他务必要谈一谈。

    陶思怡没有出声,但马腾跃知道她肯定在听,索X就继续说了下去。“陶小姐,我对你很感兴趣,谈不上什么Ai,只能说有好感。从小杰的母亲去世以后,我就没有过这种感觉。今天和你说这些,你不要有什么压力,我只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和我结婚。我调查过你的资料,这点请您不要生气,我相信你会很适合我的。”

    陶思怡吃惊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她只感觉这人的脑袋有病,有几个人会见过几次面,凭几张调查资料的破纸就决定结婚的哦,对了,还忘了那个面瘫的小男孩。

    “你不用急着拒绝,澜臻虽然b我年轻,但他不会是好的结婚对象。陶小姐,有些现实不得不认清,第二次婚姻的阻力很大。”马腾跃微微笑了笑,替她分析着现状。

    “你,”陶思怡看了他一眼,一种无力感向自己袭来,跟这种拥有强大自信的男人说话,真是一种压力。“你说完了吧,我走了,再见。哦,不对,是永远别见。”

    马腾跃看着有些抓狂的陶思怡,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跟她在一起应该会很有乐趣吧。从上次来接小杰,看出陶思怡和澜臻之间的暧昧时候,他就没有打算再见面。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想试一试。自己脑总是出现她的这张脸,就好像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一样。他一直认为,做要b想简单。

    陶思怡回到房间,匆匆的冲了一个澡,拿出毛巾擦着Sh漉漉的头发。马腾跃的话成功的在她心搅起了波澜。她有点烦躁,烦的倒不是是否答应马腾跃的求婚。而是他后面的那句话。

    平心而论她似乎没有认真思考过和澜臻关系,可今天这个被自己刻意压制的问题,让这个男人一针见血的点了出来。

    陶思怡躺在床上,满脑都是婚姻这两个字,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快就开始面临这个问题。

    她拿出手机,头一次想冲动的给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