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怀落棠

本书:436692字作者:西瓜真好吃

    “....这是第几次了?”

    “小神刚飞升的时候,就已经是第次了。”

    “哎,可惜了这么好个男儿了。千年内飞升神界,一上来就被虹微仙看上了....这得是多倒霉”

    “也不知道这个能被宠幸多久.....”

    琉璃顶内,两个受邀而来的两个小神坐在最下方的众席内,正小声议论这这场典礼的nV主角——宁微。

    修仙之人怀胎不易,修为越高越不容易有嗣。嫦虹尊修道多年,一直想和其夫折梅君有一个孩。飞升神界后,嫦虹尊便去合和夫妇哪里求来了《求决》,一心想给自己心Ai的人一个孩。

    经过两人不懈的努力,嫦虹尊某天察觉自己怀孕,怀揣着给夫君一个惊喜的想法,便没有告诉折梅君。

    可谁知折梅君与侍nV通J被嫦虹尊抓个现行,嫦虹尊一怒之下便将这对狗男nV当场斩杀。从此不再理会那些世俗事,像疯了一样的开始修炼,直到其nV宁微的出生。

    那时,嫦虹尊已经跻身于十二神王之。

    经过最Ai之人背叛的嫦虹尊变得Y晴不定,却对AinV宁微极为纵容。哪怕知道都是宁微的错,却还是溺Ai着自己的nV儿,将惹到宁微那些全人都处于极刑。

    “不过,这次的.....”其身穿白sE长袍的小神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降低音量道:“听说和紫薇恒有点关系?”

    旁边的人刚想问有什么关系,就听见迎宾的小神朗声喊道:“紫薇恒紫恒星君、妗仪夫人、江二小姐携礼前来!”

    嚼舌根的两人讪讪的闭了嘴,随着其他人一起起身行了个礼。

    紫恒星君与妗仪夫人乃是十二神王,除了其余十神王,众神见了是要行礼的。

    “哈哈,淮南兄怎么来的这么晚?莫不是怕邓某讨要之前的赌约?”

    紫恒一家刚走上宾席,就见红尘佛邓诸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酒杯走了过来。

    江淮南一笑,接过邓诸递来的酒,道:“邓兄说笑了,紫恒可是心心念念着与邓兄的赌约呢,只不过是小nV出门磨蹭了点,这次才晚了些。”

    说完,便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邓诸看了一眼跟在妗仪夫人身后的江怀棠,眉头一皱:“传言是真的?”

    江家二nV江怀棠是在神界出生的,因为在神界出生的孩要在成年后才能引气入T,所以紫恒星君怕自己的nV儿因为没有自保之力而丧命,便将她藏在紫薇恒,不准她踏出一步。

    可江淮南这次带上江怀棠,实在是让人不得不联想起外面谣言。

    对于邓诸的这个问题,江淮南没回答,倒是江怀棠怯生生的摇了摇头。

    邓诸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毕竟是在别人的场合,叙旧也不好叙的久了,江淮南便带着夫人与nV儿入了座。

    江怀棠刚坐下没一会儿,就有一个侍nV趁着布菜的功夫递给她一方锦布。

    江怀棠将锦布抖开,看着上面绣出来的字。

    良久,江怀棠轻轻拽了拽江淮南的衣袖。

    “怎么了?”江淮南问道。

    江怀棠低下头:“爹,我想去看他最后一眼。”

    因为低着头,江怀棠看不到江淮南的表情。只知道他叹了一口气,m0了m0江怀棠的头,温声说道:“去吧。”

    江怀棠便跑了出去。

    一道神识不可察觉的附在江怀棠的身上,当她走出大厅后,那道神识却被另一道神识打散。

    宴厅之上的嫦虹尊睁开眼睛,冷冷地看着江淮南。

    江淮南嘴角微微g起。

    嫦虹尊冷哼了一声,便重新闭上眼睛。

    江怀棠还未引气入T,更别提开辟识海,自然不知道刚才自己被嫦虹尊盯上。只是觉得走出宴厅后有些不太自在,不过这种感觉眨眼间便不见了。

    江怀棠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毕竟敢对自己出手的都坐在宴厅里,而宴厅里有紫恒君和妗仪夫人。

    一路走来,江怀棠不禁感叹琉璃境的风景实在是秀丽,不像她们紫薇恒,一睁眼不是紫sE就是金sE。

    走进一道暗门,穿过长长的石廊,便见一个白衣人在地上画着什么。

    一见江怀棠,白衣人急忙将灵石放在阵法之。

    “这传送阵是一次X的,江二小姐站在上面便可启动。”

    江怀棠点点头,拿出十块仙玉打发走了他。

    踏上传送阵,周围华光亮起,江怀棠再睁眼便不再身处之前的石窟,而是在一间屋内了。

    房间内挂满了绣着金线的纱幔,墙壁上的玉台放着装有金蕊牡丹的琉璃瓶,琉璃瓶下还用了花瓣作为装饰。屋顶上琉璃壁雕着一朵栩栩如生的花,本应该是花蕊的部分则是用龙眼大小的夜明珠代替。

    屋内摆着的是用一整块仙玉雕刻而成的床,像是怕睡在上面的人被硌到似的,还在上面铺了厚厚的毛毯。

    一看这床就知道,住在这里的的人要么是身份尊贵,要么就是极其受宠。

    可b起那张用仙玉做成的床,江怀棠还是对床上的人更感兴趣。

    准确的说,是对这个人手上的东西。

    江怀棠撩开纱幔,走到那人身前,手一伸,道:“东西。”

    坐在床上的夏归像是无奈又像是宠溺地笑了一下“江二小姐,你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伸手要东西,是不是有点失礼?”

    话是这么说,可夏归还是将约定好的东西交给了江怀棠。

    那是把长剑。

    江怀棠小心翼翼地将长剑放到储物空间内,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她的储物空间给划开一个口。

    虽说这剑从外观上看平平无奇甚至是有点丑,但江怀棠知道,这是一件神器——破空。

    神器并非炼造而成,而是由修仙者修成神后,本命法宝自动进化而成。只有拥有者身Si,才能被人所夺。当然,像江怀棠和宁微这种从还在胎便身处神界并在神界降生的人,天生便有一件伴生神器。

    而这破空,便是夏归升级为神器的本命法宝。

    虽然不知道夏归用了什么手段才将已经自己的破空变成无主的神器,但江怀棠对这个问题并不感兴趣。

    心心念念的东西到手,心情大好的江怀棠连语气都轻快了两分“你放心,等你成完亲,就有人来救你了。”

    说完,江怀棠便转身yu离开这里。

    “可我不想与宁微成亲。”夏归紧紧盯着江怀棠“怎么办。”

    江怀棠头都没回,直径走向大门。

    “我们的约定是‘在我离开神界后,会有人来救你’,破坏婚礼不在约定范畴内。”江怀棠说完,抬手推了下门。

    门没动。

    江怀棠疑惑地“嗯?”了一声,又推了次门。

    门还是一动不动。

    江怀棠将两手放于门上,微微倾身,用力一推!

    .....还是没开。

    “这门不开。”江怀棠一脸被欺负的样,指着这道推不开的门,像是小孩告状似的朝夏归说道。

    “这门是朝里开的。”夏归说道。

    “哦。”江怀棠点点头,用力朝自己的方向拉门。

    “....你骗人。”

    夏归忍俊不禁,忍声笑道:“你还真信啊。”

    江怀棠点头说道:“对啊,我都信。”

    夏归突然不笑了。

    回首过去,夏归发现不管他说什么,江怀棠都会信。

    哪怕来历不明的他编了从天界来的谎话,她也只是睁着眼睛好奇地问天界是b神界更高的界域吗?天界都有什么啊?

    现在想想,当时江怀棠眼里是不是装了星河?不然为什么会那么亮。

    这么想着,夏归越发难受起来。从一开始,自己就在骗她。可这江二小姐也真是个二的,竟然一点也没发觉。

    看着江怀棠,夏归心想,最后一次了。

    调整好心态,夏归走到江怀棠身后,一只手抵在门上,倾下身在江怀棠耳边轻轻说道:“这屋宁微下了禁制,只有她才能开这门。”

    江怀棠一转头,眼睛直gg地看着夏归,肯定道:“你故意的。”

    “对啊。”夏归毫无畏惧地看着江怀棠的眼睛,低头啄了一口江怀棠的小嘴。

    江怀棠没有因为夏归的这一举动而慌乱,只是一直看着夏归。

    见状,夏归皱起眉头。

    从第一次见面,江怀棠就是这样的神情。

    除了听他讲故事骗她她会开心以外,夏归从来没有在她的脸上或是眼睛里看到过情绪。

    不是故作高冷似的的板着脸,也不是将自己的情绪完美的隐藏在皮囊之下,而是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一样空洞。不管他做什么,她都不会有反应。

    没由来的,夏归有些生气。

    “然后呢?”江怀棠问。

    夏归忍下心里莫名其妙的怒气,柔声道:“然后宁微会在结亲礼前来我的房间接我,看见你我耳鬓厮磨,好一番郎情妾意。”

    “然后她就会特别生气,就要打人。”江怀棠帮夏归说出了接下来的话“我爹娘肯定是不能让她打我的,是一定要出手的。嫦虹尊看我爹娘出手,她肯定不能站着看,然后就和我爹我娘打起来了。”

    “这就是撕破脸了。”夏归忍不住又亲了一口江怀棠。

    “我们紫薇恒与琉璃境向来恶交,要是打起来肯定不是简简单单就能结束的。”

    “嗯。”夏归将江怀棠抱起来,走到床边轻轻放下。

    “紫薇恒肯定能赢,嫦虹尊脾气那么坏,一向不受其他几位十二神王待见。而紫薇恒作为神界三巨头,财力雄厚,除了青羽叔叔和嫦虹尊,十二神王里我爹每个都能称兄道弟。”

    “青羽帝是不喜欢紫恒星君,但他喜欢他的夫人啊。”夏归一路吻至江怀棠的锁骨,一只手无意识的隔着衣料r0Un1E着江怀棠的细腰。

    江怀棠制止了夏归的动作,双手捧起他的脸,认真道:“但是我可能会Si。”

    “在我爹赶来之前,我就可能被宁微一招打Si。”江怀棠说道:“我还没有引气入T,身上带着戒灵环,没有开拓识海,除了储物空间以外无法驱使法宝。而宁微已经是金仙了.....你不是不知道,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仅仅是因为不想和宁微成亲吗?”江怀棠自问自答道:“而且我对你又不重要,所以就可以成为一颗随意Si去的棋。”

    说完这些,江怀棠抬起头,问道:“你为什么不想和宁微成亲啊?”

    听着江怀棠的喋喋不休,夏归不爽道:“你太吵了。”

    说完,便用嘴封住了江怀棠即将问出口的为什么。

    夏归一开始只是吮着江怀棠的嘴唇,可当他停下来换气的时候看见江怀棠微微发肿的嘴唇和波光潋滟的眼眸,却又忍不住想更进一步。

    理智告诉夏归,如果不停手就要假戏真做了。

    可感情上,夏归却想和江怀棠更进一步。

    两者在夏归的脑内打着架,最后还是感情占据了上风。

    看着江怀棠引人怜惜的小脸,夏归心一横,咬咬牙就要接着亲下去。

    可此时,江怀棠却说了一句:“你是不是不会亲吻?”

    夏归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江怀棠是什么意思。等他待他回过神来,一身红嫁衣的宁微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

    ............

    宴厅内,紫恒星君与妗仪夫人正在给嫦虹尊祝贺。上一秒还笑呵呵的说着贺词,下一秒就见两人神sE大变,妗仪夫人更是身晃了一下。

    接下来要说怎么了吧,其实除了其余十二神王,其他人谁也说不准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只见紫恒星君是最先动的,可他迈出一步后却停下来看向了嫦虹尊,与此同时妗仪夫人不知为何突然暴怒,眼睛从黑sE变成妖异的蓝sE,一晃身人便不见了。

    嫦虹尊一掌拍出,呵斥道:“江淮南!这里不是你紫薇恒!不是你夫妇二人随意撒野的地方!”

    江淮南冷笑道:“随意撒野?我江淮南今天便平了你这琉璃境,看看谁敢说一句撒野!”

    一众小神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打了起来。

    不过这种级别的打架,他们留下就只能遭殃,于是纷纷各显神通逃离现场。

    过了几天,紫薇恒吞并了琉璃境,众人心知肚明,嫦虹尊怕不是已经形神俱灭了。

    知道紫薇恒与琉璃境不合,可一众路人还是一脸迷茫,为什么维持了那么久的和平说翻脸就翻脸?

    直到紫薇恒将所有紫金sE旗帜换成白sE丧旗时众人才明白。

    紫薇恒的二小姐,江怀棠。

    Si了。

    ————————————————————————————————

    江怀棠:渣男。

    夏归:.......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