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正文+番外后记

本书:3207453字作者:难得潇洒

    ,已经没有什么不满足了。”

    炀蓝蓝滞住。

    “谢谢。”艺郑重又欣然。许他一个自由的心,数字头,能为此说出“谢”字的,再无第二人。

    炀蓝蓝动容。

    艺眼晶莹,耀目,焕发着英气和希翼的光彩。炀蓝蓝蓦然悟到,那个柔软透明的儿,真的长大了,人大心也大,一个属于未来的,更JiNg彩、更博大的世界已经在他前方不远处,徐徐展开。

    探手握住艺的手,炀蓝蓝笑得有些涩,原本就是想让他自己选,回到她身边,或是奔着自己的人生,炀蓝蓝都随他心愿。可当她真正明白,即便就像此刻,人虽然就在眼前,却已经与自己渐行渐远,心里既不舍又释然,矛盾又空荡,难言的感受。

    一个修长的身影,从长廊外的路上往这边走过来。

    艺只望了一眼,就知道是方才的那个七字头。七彻远远站下,抿唇看着这里。

    炀蓝蓝站起来,拍拍他肩,转身往外走。

    艺跟在后面,刚送出长廊,炀蓝蓝又站下,拿出一个小盒,举到他面前,柔和地笑道,“生辰快乐。”

    艺怔住,滞了几秒,才呆呆地接下礼物。握在手里,又烫又甜。

    “对不住,这么些年,才学会与你相处。”

    艺被她又一声叹气震得心里又开始颤。

    炀蓝蓝大大x1了口气,回复下心情,又拍拍他肩,放松语气,“儿,记得放假了,回来看看,宝宝想你呢。”

    “是。”艺翘起嘴角,用力点头。

    目送总裁在她七字头的护卫下消失在路的转角,艺站了许久。以前一直跟在她身边,从未觉得,如今退出别院,才深刻地感觉到,自己真的就与总裁渐行渐远。她行事处断,自己再cHa不上半分,就算是护卫,也有七字头接手,自己仿佛与她隔在世界的两边。

    艺满脸泪Sh,真心的笑意却仍挂在唇边。

    能像这样,老朋友一样在花栏下聊聊天,他前半生二十几年的日里,从不敢想见。如今竟能这样随X,他的心被平静和幸福,溢满。

    有得就有失,得到的,他生命般珍视;失去的,既然无法再退回去,他选择,接受并学着坦然。

    商务机腾空,随行侍卫安顿完毕。一个修长的身影轻步走过来,三步远屈膝跪下。

    炀蓝蓝闭目小憩,他就静静地等着。

    半天,炀蓝蓝才睁开眼睛,伸了伸手臂。七彻垂下头,跪姿越加标准。

    “讲。”炀蓝蓝瞟他一眼。

    七彻略不安地快速看了她一眼,又垂下头,“属下知错。”

    炀蓝蓝挑了挑眉。

    七彻知道没过关。垂着头抿了抿唇,在炀蓝蓝看不见的角度,脸上挂起了些不服气,还有些委屈,“护卫总裁安全是属下职责,不能让您单独处在开阔处”

    “不用跟我背安全条款。”炀蓝蓝打断他。

    七彻滞了几秒,仿佛在心里挣扎了一下,权衡清了是该说实话还是该瞒,端正就俯下身,g脆地说,“属下也是诚心不想您再和那字头单独在一起”

    “咦”炀蓝蓝气极地猛坐起来,万没料到七彻认错的话也会这么直接了当。可他这么直接,自己还真不知再b问什么。

    七彻实话说完,又飞快地扫了她一眼,低声嘟囔了一句,“您歇着吧,回去后,七彻自已去刑堂领绞金鞭。”

    炀蓝蓝未及说话,人已经起身,到后面无人处重重跪下。炀蓝蓝被噎在嗓里的话竟无处发泄。她愣了几秒,气极反笑,人说官官相护,这七字头互相袒护也是着实地偏心。七彻没见过艺,却是听说过的,难怪今日见他看艺眼神就不对,想是心里忆起了她家里那个七字头了吧。怕七夜受委屈,就敢cHa手总裁的事,这七彻真以为打着七夜的名号,自己就不敢罚他了

    炀蓝蓝拍案而起,几个侍卫都往这边看过来。她奋起了好几口气,都被脑翻出的那双绝美的眼睛盯得沉在肚里。“算了,眼不见心不烦,让他自己领鞭去吧,我还是养养JiNg神”炀蓝蓝坐回椅里,闭目,想到今天是七夜每周末回家来的日,嘴角又翘起。

    后记四

    极北。

    浴间水雾缭绕,水声隐约。

    外间门一响,一身火红冬装的身影走进来。略停了一下,目光锁在那浴间轻掩的门上,嘴角向上挑起。

    七裳披上浴衣,也顾不得浑身往下滴水,随意把腰带在胯间松松挽了个扣就走出来。刚开了一夜的会,凌晨又见了手下堂口的老大们,直忙到现在,才喘口气。年终岁尾,忙得天昏地暗。七裳此刻又困又累,走路都闭着眼睛,想睡。一时仿佛又回到训练营时期,记起那夜自己也是这么Sh着头发和身,累到不行,就想卧到床上去,没想,却被烈炎老师捉了个现行七裳轻轻笑了笑,用大浴巾罩在头上

    火狐狸抱着臂,斜倚着酒柜边柱,欣赏着眼前秀sE美景。

    七裳觉出身后有异动,却没有七字头该有的反应。柔韧的腰已经被一个微凉的怀抱拥紧,颈边有人低声呵气,“想着什么了这么春心DaNYAn,还笑”声音甜糯,半含着笑意。

    七裳就着她的力,站下,放松地把头侧倚过去,眼睛仍旧闭着,“想着马上就可以ShAnGchUaN睡觉”他轻轻在那微凉的面颊上蹭了蹭,嘴角挑起漂亮的弧度,“那个食不足厌的人不在,没人扰我清梦”声音轻缓,不徐不急,含着慵懒的笑意。

    火狐狸气得咬牙,怀里那人放松地没有一丝肌肉绷紧,任她收紧手臂。温暖灼心。火狐狸不由侧过目光,看着七裳如画的侧脸,浑身禁不住燥热起来。

    一手迫不急待地剥开七裳浴衣,松垮的带秃噜噜垂到地毯上,七裳紧致的肌肤Sh润细腻,在空气,闪着诱人的光泽,火狐狸玩心 顿起,伸手指在七裳腰侧一拧,“嗯。”手下的七字头猝不及防,SHeNY1N出声。

    两人都是一震。火狐狸手指僵在半空。

    七裳睁开眼睛,扭回头看已经欺身骑坐在自己身上的火狐狸,火狐狸也看着他,有些犹豫。

    “对对不起”火狐狸掩下心某段惨厉的回忆,痛惜地俯身亲吻七裳腰间新添的那朵草莓sE的痕迹。

    七裳眸里面睡意沉了沉,翻过身平躺在地毯上,面冲着她的眼睛,语气恬静,“有什么对不起是Ai不是吗”

    火狐狸全身都僵住。

    七裳细致打量她几秒,见她没动作,心里叹气,撑起半个身,很主动地凑到她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暖暖笑意,“我喜欢,你不必这么介意”

    轻柔的一个吻,让火狐狸唇上灼烫不已,她眼睛Sh起来,盯着七裳噙着笑意,一吻撩情,就一寸一寸向下躺去。如此魅惑,她的Ai人。火狐狸终于放开心绪,猛地扑倒七裳,炽热地咬上他的唇。

    一室春意

    激情后的慵懒,火狐狸感到七裳在动,就睁开眼 睛,果然看见七裳已经起身穿衣服。

    她侧身躺起来,拉住他刚拿起的衬衫,“不累看来,是还没要够你”

    七裳笑着往回扯衣袖,回嘴,“你不也一样我一动你就醒了,方才还说累得脚趾都动不了”

    “咦”火狐狸,翻身从被里坐起来,生龙活虎起来,“再来试试,看我累没累”就动手要去剥那才穿上一半的衬衫。

    七裳轻轻侧了侧身,垂头有些为难。却没真的去拉她已经搭在领口纽扣上的手,“阿璃总裁召我”话说了一半,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火狐狸滞了一下,室内沉寂。

    片刻,手指缓缓的改解为扣,替七裳掩住漂亮的锁骨,语气仿佛不介意却含着酸涩气息,“去见她述职不都是总裁先到各地巡查,贺春节后才述职的规矩变了”

    七裳笑了笑,手指娴熟地打领带,“没变,只是总裁不喜欢到极北”

    “她的宝贝和极北犯冲呢。”火狐狸扯过被,赌气地躺下,“她不舍得七夜跟来,就要你去”

    七裳苦笑了一下,俯身,吻了吻她气得发烫的面颊,知道她在气头上,说什么都不行,只是道歉,“对不起,你大老远赶回来,我却不能呆在家里”

    火狐狸一肚怨气,被这一句温缱的话化得顿时无影,翻身攀住七裳宽展的肩,用力在脖上亲了亲,嘟囔,“你呀,就会挤兑自己去吧,我等你回来。”

    又是那句“等你”,七裳心里又甜又软。大半年过去了,本该习惯,可每每听到这句,仍觉是在梦里。原来孤寂的自己,也是有家的人,有人等,有人盼,心疼自己劳累,惦念自己冷暖,这感觉,如此真实,如此温暖。七裳舒出口气,伸臂回抱住她,用力,仿佛要把人r0u进自己心里

    、

    首府。

    常公馆。

    落地玻璃幕墙外,夕yAn西沉。

    七夜耳边,那个苍老但饱含着贵族优雅特质的声音,仍然保持着恰如其份的速度。

    “以上,就是明日国宴需要准备的事宜,请务必牢记。”常家最年长的长者,久居海外的老勋爵常鹤鸣,自三个月前回到首府常家家主身边,尽职地做着幕僚兼教习的工作。常方淼对此没有提出半句异议,他知道,这定是大哥临终前为七夜做的准备。七夜也没有半分抗拒,他也知道,自己若想能带好常家这艘数百年打造的超级大船,该学的东西,像海一样深不见底,老人的教导,他必须悉心听取。

    “贵族对于帝国来说,就是创国的根基,延续数百年的积淀,那些潜移默化的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融汇的,家主请处处经心。”老人忧心明日这新任家主的第一次国宴亮相,授课完毕,仍不忘唠叨一句。

    “是,儿记下了。”七夜恭谨地点点头,“鹤老辛苦了。”

    轮椅声。

    两人一同站起来。

    “鹤伯父。”常方淼拿捏准授课结束时间,适时地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儿,七夜从军回来,不及换衣就接受授课。现在仍穿着军便服的西K衬衫,臂上一侧是嵌金的军徽,另一侧缀着陆家族徽章,在灯下闪着哑sE的光。

    “儿还堪教导”常方淼很客气地看着老勋爵。

    “很好,若是多加用心,会更出sE。”老勋爵话很直接,并不避着七夜。

    七夜听出话里的意思,水样通透的常方淼怎么听不出来,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儿,歉意地冲老人点点头,“您辛苦了,请休息去吧。”

    老人探手接过手杖,步履优雅地离开。身后两人都看着他背影,所谓多年浸染,这样举止谈吐,真的是浸到了骨里。

    “勋爵是不会把人留堂的。”常方淼转回目光,看着已经垂下头去的儿。

    父亲从不急声疾sE,却一句清淡的话,也能让自己如同挨了鞭,“对不起,儿知错。”七夜红着脸道歉,很窘迫。

    “我是信你的,明天你会b任何一个在场的家主都出sE。”想到儿往往责已身更严,常方淼不忍再训,“你为什么又溜号今天是周末吧”七夜一周三天在军营,两天回常家,余下周末两天,是属于他自己的。该是想回别院了吧。常方淼心里有些疼惜。

    七夜急忙抬起头,“不是,不是为了这个。”

    一句话,就能把赫赫炀氏七字头吓成这样,常方淼心里一动,垂下目光,心里明白,七夜,他是辖得紧了,过犹不及,幸亏他明白得不晚。他必须做点什么,挽回父间平和的亲情。

    沉了几秒,他理清了心绪,再抬起头,唇边挂上多日不曾有的特质笑意,“噢”挑了挑眉,显出些促狭,“不想回去看看你媳妇儿”

    这话粗陋得实在不符常方淼一贯在七夜心营造起来的贵族气质,七夜被震住。

    常方淼心里叹气,自己在儿心目,恐怕形象混乱吧。他自己把轮椅移到七夜身前,探身把他的手握在掌心里,柔声笑道,“儿,自从认了爸爸,是不是我对你太严厉”

    “呃”七夜接不上话。

    “我天X散漫,不喜欢被什么规矩礼仪束缚,你祖父常为这恨铁不成钢的。”常方淼卸下优雅气质,目光也灵动起来,他挑眉看了看那个几乎和自己同一个模倒出来的漂亮儿,轻轻笑笑,“我这懒散不羁的X,只敢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