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秘密恋人.

本书:3009724字作者:云檀

    自此陆昌平和韩淑慧便没有再出过门,有记者守在门口,出行不便,也实在不想出去。

    前一日,在家里看到顾笙现身媒T镜头前,陈煜护她离开,陆昌平心境平和,问一旁帮他系衬衫扣的韩淑慧“如果顾笙离婚,你愿意接受她吗”

    韩淑慧听见了,却没回话,系纽扣手势稳得很。

    良久,陆昌平说“我身T最近时好时坏,没准哪一日就卧床不起了”

    他这边还没说完,韩淑慧只觉得这话听着很刺耳,当即红了眼“好端端的,说这丧气话g什么”

    陆昌平无奈笑了“我是说假设。”

    “假设,如果,都不行,我不喜欢听。”韩淑慧闹起情绪来,竟像个孩。

    陆昌平只得跨过这句话,轻声叹道“说起来,活到你我这把岁数,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不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我现在没别的愿望,只盼着初能够早点结婚,让我在有生之年可以帮他照顾几年孩。”

    当父母的,对nV只能做到这份上了。

    韩淑慧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手活计停了下来,任由沉默一直蔓延下去。

    如今依然是沉默,陆初这次回陆家,夹藏着火气,来的路上一度以为没办法克制,但回到陆家,看到父亲气sE不好的脸,心想着,还是需要克制的,他发火倒是宣泄了,但老人却经不起折腾。

    那些饭菜戳戳捣捣,最先放下筷的竟是两位长辈,再然后是韩愈,以至于到最后只有陆初一个人在用餐。

    不吃饭,那就喝水吧薛阿姨往几人的杯里倒了热水,杯口冒出的热气,就像隆冬天有人正在浅浅呼x1一般。

    韩愈终于开口了“我母亲和徐启光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我爸爸当初究竟是被谁害Si的”

    他这么直接问出口,韩淑慧念及胞兄,再看了一眼势如水火的陆初和韩愈,只觉得从身到心都是冷的。

    韩淑慧说“昌平,还是你说吧”

    于是,有关于过往被陆昌平道出,韩愈听的时候,脸sE也慢慢的变了,望着玻璃杯口飘出来的稀薄白烟,从未觉得室内空气会那么冷。

    那样的冷,并不是这个季节该有的温度,就连指尖也带着冰冷的气息,但韩愈的心却恰恰相反,身心仿佛被火炙烤一般,灼热烫人。

    韩愈艰涩开口“所以,我父亲是被徐启光害Si的而我母亲之所以会自杀,是因为顾清欢告诉了她事情始末”

    这次陆昌平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看向了韩淑慧。

    韩淑慧说“常静那般Ai你父亲,得知你父亲常年收到录像带,并为她买单那么多年,换成任何一个人都受不了。但她之所以自杀,并非是因为一盘录像带。”

    韩愈表情如常,但喉咙却不听话,出口的声音带着异样“为了什么”

    还有什么事会b录像带更让她觉得难堪

    韩淑慧并没马上回答韩愈的话,而是看向了沉默不语的陆初“初,你还记得06年吗其实一开始我并不赞成你和顾笙在一起,但后来我默认了,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陆初听罢放下了筷,盯着母亲,眸瞳漆黑,b慑的眼眸里掺带着疑惑,摇了摇头。

    韩淑慧说“顾清欢找过我,她请求我接受顾笙。”

    “所以你同意了”这话其实质疑意味深浓。

    “我怎么可能同意我对她一直都存着心结,先是介入你舅舅家庭,后是间接bSi我朋友,有些恩怨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化解的。我也始终认为,nV人有着敏感的直觉,当她觉得家庭被陌生人侵入时会坐立难安,常静当初酒后做下糊涂事,就算不是顾清欢直接造成的,却也是她间接害的,但我后来明白了,其实常静出轨和顾清欢没有任何关系。”韩淑慧说着看向韩愈,“你母亲出轨之前,顾清欢和你父亲见面次数十根手指头都能查的过来,每次见面大都是点头之交,你母亲之所以会疑神疑鬼,是因为你父亲车祸后便不曾”

    话到了这里,有了片刻终止,韩淑慧眼神复杂,那样的复杂不仅让韩愈皱了眉,就连陆初也沉了眸。

    “不曾什么”韩愈声音一改平常沉稳,许是天气缘故,声音竟b外面的雷声还要紧迫。

    韩淑慧咬了唇,终是沉声道“不曾和你母亲有过夫妻生活。”

    她这么一说,餐厅可谓寂静到了极点。

    韩淑慧压低了声音“韩愈,如果我告诉你,顾清欢一直到Si都是h花大闺nV,你相信吗”

    “”韩愈的脸sE一下惨白如纸。

    那一瞬,陆初同样静默如石。

    韩淑慧眼眶红了“那场车祸夺走了你父亲的腿,也让他丧失了作为一个男人的能力”

    “别说了。”

    Y沉的嗓音从韩愈牙根蹦出来,就连眼神也带着一GU煞气,他身T更是微微颤抖着。

    有些话既然说了,就没有回头功,韩淑慧很快又说道“他和你母亲离婚的时候,内心深处依然Ai着你的母亲,录像带是你母亲的伤,也是他的伤,他看到了自己的残缺,除了面对他还能做什么呢他是一个骄傲的男人,无法对妻开这个口,在和你母亲疏远的年月里配合医生治疗,可迎接他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绝望。有关男人的尊严和隐晦,他能说给谁听呢妻他如果说,你母亲还会离开他吗岂非是害了你母亲一生说给你听吗他身为父亲,怎能说得出口所以他选择了离婚”

    说到这里,韩淑慧看向韩愈“他是没办法和顾清欢成为夫妻的,顾清欢嫁给你父亲的时候,其实已经知道了你父亲隐藏多年的秘密,可他们还是结婚了,顾清欢说你父亲太苦,她想光明正大的陪着他,那些不能与人诉说的,可以在无人时说给她听,不再一个人憋在心里;这样两个人,与其说他们是夫妻,还不如说他们是亲人。”

    “轰隆”

    一道惊雷,震得人心神俱裂。

    韩愈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揪了出来“NN知道吗”

    “知道。”

    “你看你们都知道,独独我不知。”韩愈近乎咬牙道“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呢”

    韩淑慧忍不住说道“如果一早就告诉你,你会怎么做你这样的脾X,断不会轻饶徐启光,如果你找到他,你会怎么做”

    “”韩愈不说话,牙齿咬在唇上,瞬间鲜血刺目,抬眸看着韩淑慧,厉声道“所以你们就瞒着我”

    韩淑慧正sE道“韩愈,你是我们亲人,我们能为亲人做的实在不多,但真正为你做的最多的其实是顾清欢。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真正替你了结祸端的那个人是她。”

    宛如迷雾,刷的一声被人揭开,有的不是释然,只觉得刺目。

    韩愈脸sE苍白如纸。

    无人知道的时间里,顾清欢临Si前几日曾和韩老太太短暂见过面,她穿着职业套装,提着一篮水果前去看望韩老太太。

    老太太说“躺在床上久了,你扶我去花园走走。”

    两人前去花园,从未有那么平和的时候。

    那天,老太太说顾清欢是一个太固执的人。

    像是最听话的儿媳,顾清欢说“对,固执的不肯放过自己。”

    韩老太太说“从未问过你,你和永信在一起的这几年,幸福吗”

    “妈,什么叫幸福呢我和他都是受过伤的人,我是可以和他就这么度过一辈的。永信离开后,我有时候躺在床上,总觉得他还在。窗外的雨下上一整夜,我们就并排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跟所有正常夫妻都是一样的。到了第二天,继续衣着光鲜的上班,所有的不快和悲伤,都会融化在雨过天晴里。”

    顾清欢看着不远处一对亲密搀扶的情侣,浅浅笑了“你看,可以活着真好。”

    梦里面她和苏澜有着太多重逢画面,所以有时候可以很幸福的醒过来,但她很快就明白,有些人早已不存在现实生活里。

    前天她又做了一个有关于苏澜的梦,梦里面她走到了冰冷的湖边,苏澜用力的拉住她的手,呼x1是那么的急。

    她忽然流泪了,苏澜终于有呼x1了。但她的苏澜却含笑松开了手,“小姐,下次不要来湖边,太危险了。”

    她的苏澜安静离开了,仿佛跟她从不相识。

    顾清欢想,这样也是很好的,不想不念的人才幸福。

    老太太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向那对情侣,拍了拍顾清欢的手臂“这世上得到幸福的,大多是笨nV人。”

    顾清欢笑,下一世,下一世吧她不涉情Ai,断不会这般伤人伤己了。

    离开医院前,老太太问她“公司最近怎么样”

    “好。”

    老太太没多想,想起阿笙,忍不住笑了“等我身T好些,也该见见阿笙父母,她和初早点结婚毕竟是好的。”

    “阿笙嫁到陆家,有您疼Ai,我为她感到高兴。”顾清欢说。

    那天离开医院,顾清欢看着疾驰而过的车辆,路过巷口,看到有老人被撞倒在地,却没人敢扶,展鹏皱眉道“这世上温暖的人越来越少了。”

    “还是有很多的。”顾清欢推门下车,在众目睽睽之下,扶起了老人。

    多年后,展鹏有一次醉酒经过那个路口,仿佛看到了顾清欢的背影,竟当着客户的面蹲在那里嚎啕大哭。

    有人给他递了纸巾,她说的对,这世上温暖的人其实有很多。

    韩愈觉得头是晕的,他奋力的撑着桌面,才不至于倒下去,

    他觉得人啊,命运啊就像是小丑的红鼻,惹人发笑,而他是真的笑了,笑的连眼泪也出来了。

    过去太虚幻,擦亮眼才敢看

    更新时间:2014813 15:46:25 本章字数:4634

    有一种痛,往深处说,它的名字叫无以复加。

    被欺骗的人,一直想拼命寻找真相,但所谓真相竟是这般不堪。

    这顿饭韩愈几乎没动筷,更是滴酒未沾,却像是醉酒之人,起身瞬间,头是晕的,脑一片空白,就连脚下也是软绵绵的。

    大概是觉得太冷,或是想要寻求镇定,他拿起面前的水杯,也不管那水是温是凉,一口气喝完,但还是觉得冷。

    他觉得自己该走了,至少不能继续留在陆家,他这么一转身,竟绊到了椅,椅没有侧翻倒地,但“呲啦”一声太响,包括韩愈在内,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颤瑚。

    韩愈要走,没人拦着,也没人说话,他仿佛走在了云端,进入花园,寒风刮在脸上,就连神智也清醒了许多,他忽然觉得人还是混混沌沌b较好,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受得起清醒。

    “止步。铄”

    寒风送来了陆初的声音,被风刮得有些变形,就那么突兀的在韩愈身后响起。

    其实也不突兀,从陆初给他打电话那刻起,韩愈就隐约猜到,这一趟来陆家,陆初是有话要对他说的。

    “你让谁止步”韩愈转身抿了抿唇,静静的看着陆初“你舅舅的儿鑫耀总裁还是顾笙的丈夫”

    “决定你是谁的那个人是你,不是我。如果连你自己也决定不了,只能说你把人生过的很糟糕。”

    这段话,陆初说的无b平静,但听在耳里却又凛冽澈寒。

    “糟糕是啊,还不够糟糕吗这些年你看我是不是像小丑一样,我母亲所有的不堪全都被你们尽收眼底,我为了报复顾清欢,陷害你私闯民宅,牵制你父母回国替鑫耀解围,从你身边夺走顾笙,我在你们眼里是不是早已十恶不赦如果我龌龊,那么陆家眼睁睁看着我一错再错,是不是要b我龌龊上千倍,上万倍。”

    陆初先是一言不发,只用漆黑的眸默默地看着韩愈,过了一会儿才道“抱歉,我没听懂,你说谁龌龊”

    “你父母,还有你。”

    陆初大幅度点头,连声道“好,好,我告诉你什么才叫龌龊2011年得知罪魁祸首是你,我那时候公布你母亲YinGHui录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