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情深》

本书:1126906字作者:淮上

    “我知道了。”朗白沉Y了一下,“下星期你提醒我把他从警局里提出来,我要想想给他安排个什么工作才好。”

    宋强吃了一惊“您要用他”

    “自己撞上来的不用白不用。宋强啊,”朗白平淡的说,“半大小伙讲义气、莽撞、蔑视权贵看上去二百五,但是只要用得好,b袁家教出来的手下要好多了。”

    他站起身,一桌饭菜,丝毫没动,全被他冷冰冰的丢在身后。

    “ 至少b袁家教出来的更像个人。”朗白走出包厢的门,还冷笑的补充了一句。

    2

    袁城觉得小儿这段时间有点奇怪,似乎有点不大亲近父亲。

    朗白一贯是肯亲近人的,他年纪又小,生得又好看,撒娇黏人的时候并不让人感到讨厌。袁城总感觉这个小儿是围着自己转的,一伸手就能抓过来,方便之极。

    但是这段时间似乎有些不同,要说哪里不同,袁城也说不上来。

    好像他跟小儿说的话少了,接触也少了,似乎是隔了一层透明的膜,能看到、能听到,但是触m0不到了。

    怎么会这样呢

    其实他们还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央花园那套公寓在翻修,袁城想给小儿一个大一点的书房。每天晚餐他们都在袁家那张椭圆形梨花木餐桌上吃,每天晚饭后朗白也一样给父亲端茶,睡觉在隔壁,稍微敲个门就能听见,再近也没有的距离。

    为什么会有自己正在被疏远的感觉

    袁城一向有着b野兽还敏锐的直觉,对于这个被自己寄托太多旖旎念头的小儿,更是时刻JiNg密关注。他不相信自己在这方面的感觉会出错。

    那天晚上父两人对坐吃饭,突然老管家接了个电话,望向袁城“先生,大门外说拍卖行的东西送到了,是挂在您名下的东西”

    “是该到了。”袁城放下刀叉,又仔细的擦了擦手,“小心一点运进来。”

    朗白不明所以,只沉默着继续吃他的饭。没过几分钟,几个穿制服的拍卖行工作人员推着一辆类似于移动桌面的铁架车走进来,在老管家的指引下一直推到朗白身边的空地上,然后两扇JiNg钢的“桌面”从间打开,露出里边一副平摊着、铺着泡沫塑料薄膜的油画。

    朗白学艺术学了不短的时间,隔着塑料薄膜一看,就忍不住放下了碗筷。等到工作人员小心翼翼揭开薄膜的刹那间,他一下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油画边。

    袁城似乎对小儿的反应感到很愉悦“喜欢吗”

    朗白咳了一声,“真迹”

    “送给你的。”袁城说,“你觉得爸爸会给你假的”

    朗白仔仔细细的盯着油画看了一会儿,又让人举起来,他走远了几步,站在那里看了半天。袁城看他神sE里有些谨慎的意味,就问“不喜欢”

    “不,我只是有点难以相信”朗白笑起来,“我一直在收集夏加尔的画册,不过真迹还是第一次看见,太不真实了。”

    袁城站起身,走到朗白身后。父亲的身量b尚且年幼的小儿要高多了,他毫不费力的从朗白头顶上望向那幅油画,双手搭在朗白肩上,低声笑道“我给你的,都是真的。”

    朗白沉默半晌,反问了一句“没有假过吗”

    “没有。”

    袁城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有点没底,毕竟他竭力在小儿面前表现的是慈父的外表,内里实质是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

    朗白扭头望着父亲,半晌点点头“谢谢您。”

    朗白以前也说过谢,但是如今听起来,却有些微妙的不同。

    袁城并不是突发奇想跑去买张画来讨孩欢心的,他以前听朗白无意提起过夏加尔的某张画多么让人陶醉,那语气就跟他赞美单人迫击Pa0的外形多么富有艺术X一样。袁城对机械很在行,但是对于绘画就一般般了,他无法理解夏加尔的画如何能跟单人迫击Pa0相提并论,但是毕竟朗白提起过,他也就记在了心里。

    袁城照顾小儿的方式活像追求b自己年纪小很多的情人,当他发现夏加尔的这幅画买收藏者抛出拍卖的时候,立刻就让助手以他的名义去参加竞拍了。

    袁家几代没出过Ga0艺术的,朗白是唯一一个会拿画笔的袁家人。袁城以为他看到画会很高兴,但是听到朗白说谢谢的时候,似乎又不如他想象的那样高兴。

    发生什么事了还是我做错了什么

    袁城正默不作声的想着,突然听朗白问了一句“我记得以前您身边有个周浩海,以前在l敦艺术学院上过学,还曾经开过画廊,他还在吗”

    “他是周正荣的儿。”袁城想说他年前因为收受贿赂而被自己送进监狱里去了,但是迟疑了一下,又没有说出口。

    “哪天把他叫上来吧,”朗白漫不经心的说,“陪我看看画什么的。”

    袁城顿了一下,笑起来,“你高兴就好。”

    袁城在这个最危险也是最暴利的行当上g了二十年,袁家声望如日天,几乎横跨两大洲,为了洗钱方便各种行业都有涉及,堪称一方巨头。金钱、地位、权力、威望一切世间最奢华的东西都供他随心所yu的索取,而他如今想要的也不过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小儿。

    只要能让孩自己心甘情愿的靠过来,要什么袁城不给

    几天后朗白回家的时候,发现卧室里挂着一套衬着银灰sE衬衣的黑sE西装,没有商标,很明显是手工定制。他一试穿,尺码刚刚好,腰身袖长都恰好妥帖。

    身后传来两下鼓掌,朗白猛地回过头,袁城站在卧室门外,对他微笑“看起来你的尺码我都记对了。”

    “”

    “你慢慢长大了,以后要出席的正式场合越来越多,总得有些正装。”袁城走到朗白身后,从镜里深深凝视着小儿的脸,“这套黑的可以准备今年参加公司年会的时候穿。”

    在听到袁城后半句话的时候朗白眼底闪过一丝奇异的光,随即被他自己压下去了,“ 嗯,谢谢爸爸。”

    袁城的直觉b野兽还要灵敏,他觉得朗白这次的道谢似乎更加高兴一些,有种说不上来的兴致在里边。

    但是袁城没说什么。有什么关系呢,朗白在家不修边幅的时候就很好看,洗完澡穿着浴衣也很好看,穿着正装、打着领带的时候,照样入得了袁城的眼,甚至还别有一番感觉。看着这样养眼,让他去外边正式的社交场合里玩一圈,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站在朗白身后,对着镜里的小儿欣赏了一会儿,突然伸出手,仔细把朗白衬衣的第二颗纽扣扣紧。

    银灰sE丝织料柔软光亮,衬得锁骨皮肤几乎剔透,灯光下甚至有种泛光的错觉。

    这个动作几乎把朗白完全圈在了怀里,有些过于亲密了。朗白稍微顿了一下,只听袁城俯在他耳边说“那天在酒吧里我对你生气,其实不是我故意的,原谅爸爸好吗”

    朗白几乎连手指尖都僵y了,半晌才点点头。

    “爸爸当时说的话,不要当真好吗”

    朗白又点点头。

    袁城满意的笑起来,拍拍他的脸,“好孩。”

    朗白回过头,盯着父亲背着灯光线条坚y的脸。袁城很享受小儿的注视,但是他看上去不动声sE,至少十五岁的朗白暂时还看不出父亲神sE间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他这样看了一会儿,才低声问“爸爸。”

    “什么”

    “我有个问题想问您。”朗白x1了口气,因为过于小心翼翼,声音都显得有些虚弱起来,“ 是关于我母亲的。”

    18、初始的记忆

    有刹那间袁城看上去就像一座黑sE岩石雕刻而成的、沉默的石像,紧接着他低下头,平静的反问朗白“你想知道什么我对这个nV人的了解并不b你对她的了解更深。”

    他就这么当着小儿的面称他的生母为“这个nV人”,稍微缓和一点的称呼都没有。

    “我是想问我母亲身后应该留下了一些东西,b方说那套公寓,肯定还有一点纪念品什么的。”

    朗白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他也不大确定起来。他当时毕竟太小了,袁城完全可以回答他说房是租的,东西最后都流落到外边去了,至于他母亲以前的衣物饰品,这么久了谁找得到

    袁城沉默了片刻后才说“ 你怎么今天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我突然想去再看一眼,别人家的孩都是有母亲的。我也应该有。”

    “你有爸爸不就够了。”

    “那不一样。”

    朗白终年光线良好、布置温暖的卧室里气氛已经完全变了,一分钟前袁城还能感觉到小儿的情绪在这段时间里第一次这样好,但是一提到那个nV人,父之间良好的气氛立刻就完全消失了。袁城第一次认识到他们父之间还隔着一个nV人,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把这个问题放在眼里。

    如果这是袁骓,那么他现在已经在父亲冷酷的目光立刻转身逃之夭夭了。

    “爸爸”朗白轻轻的叫了一声。

    “我知道的也不多。你岁以前生活的那座公寓产权不是你母亲的,后来被卖掉了,但是还在那里。你母亲的东西只是一些衣服什么的,几年前我让人毁掉了,因为我不想让人知道你是她生下来的。她以前来往的人 ”袁城停顿了一下,朗白毕竟十五岁了,他知道自己生母以前来往的都是些什么人,“那些人都有自己的身份和家庭,事后没有谁去找过他们的麻烦,当然他们也不可能特地跑去悼念你母亲。”

    朗白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没有了。”

    袁城定定的看着他,说“你是我儿,没必要多想其他人。”

    朗白冲口来了一句“我不是你儿”仅仅刹那间他就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袁城的脸sE迅速Y霾下来“你说什么”

    “他们都知道我是你的养”

    袁城突然伸手一把捏过朗白的下巴,两根手指异常有力,朗白甚至能听见自己骨骼发出咔的一声闷响,只要袁城想,他就可以再稍微用点力的话把那纤巧的下巴骨头活生生捏碎。

    朗白被迫直视着他父亲的眼睛,有刹那间袁城的眼神让他非常恐惧,但是袁城只是这样看着他,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大概过了一分钟或者更久,袁城突然猛地一松手,朗白有些狼狈的摔到了地毯上,随即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剧痛的下颔。

    “你说得对。”袁城居高临下的盯着他,语气非常平淡,好像他刚才的暴怒只是错觉一般,“你的确是我的养。”

    朗白抬起头,袁城却已经拂袖而去。

    湖滨小区十三号花园公寓在跑马地,如果要出售的话,这样条件的公寓的确能卖个非常昂贵的价钱。朗白推开门的刹那间意识到,以他母亲的身份和财产应该是没办法买下这座公寓的。

    他在这里生活了人生最早的年时光,知道今天他还能清楚的回忆起客厅的摆设,当时在他眼里看来餐桌和椅都那样大,窗户又那样高,但是今天再回到这里,一切都b记忆的要小。那是因为他本人长大了的关系。

    朗白站在了客厅间,久久的凝视着窗外。他还记得自己曾经被母亲抱起来,越过玻璃窗望向不远处开满了荷花的池塘;年过去他再次从这扇窗户往外望去的时候,已经不需要任何人抱了。他只需要轻轻回过头,就可以看见那座池塘在yAn光下发出粼粼的金光。

    朗白闭了一下眼睛,然后转过身,面对着沙发上的nV人。两个保镖正一左一右的按着她,并且用枪对准了她的脑袋。

    nV人经过JiNg心保养的脸已经明显显出老态,过高的颧骨和又小又薄、没有血sE的嘴唇显得她面向相当刻薄,她头发稀疏,大部分盘在脑后,因为刚才经过一番挣扎所以有些散落在肩膀上,散落下来的头发已经带上了明显的银丝。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nV人扯着喉咙尖叫着,“告诉你们,我老公可是警察局一等一的”

    “侯太太,我姓朗。”朗白安静的说,“我住过这里。”

    那个侯太太的斥骂声突然一顿,她疑惑的端详朗白的脸,几秒钟之后发出一声混杂着嫌恶、愤怒和嘲讽的笑声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