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爱你

本书:919638字作者:忧凉盛夏

    “恩,再见。”

    站着看展诺的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天澜才安心的往回走。

    进到自己的房间里,床上竟不见了自己的大熊。以为苏紫又和自己恶作剧了。

    打开衣柜,也没有。那么大的一个东西,藏不了哪去啊。打了电话给苏紫,苏紫连声叫冤,嚷着藏什么也不会藏她的熊啊。

    挂了电话,直冲到阮离熙的房间,敲了会儿门见没人回应。看看对过阮沁莹的房间,还是狠狠心,轻叩了门。

    出来开门的是阮沁莹,她看天澜朝里望了望,有些心虚的说道

    “找阮离熙么他不在。”

    “哦。”

    天澜点点头。又下楼折回自己的屋。

    没想到,阮离熙已经在房间里恭候多时了。

    “拿过我的熊么”

    天澜开口便问。

    阮离熙指了指床上放着的超大型礼盒

    “打开看看。”

    天澜瞄了一眼

    “什么”

    “看了不就知道了。”

    天澜走过去,有些费力的撕了包装纸,望了眼阮离熙,拆开盒。

    出乎她的意料,居然是个超大型的tey bear,穿着浅蓝sE的西装,很是俏皮可Ai。阮离熙脑海里想象的惊喜表情只在天澜的脸上出现了几秒,可能连几秒都不到。

    天澜随即放下熊,走到他面前,语气平静的问道

    “之前那个呢”

    “那个破烂”

    “破不破的与你无关吧,你放哪去了”

    “看着不爽,扔了”

    “谁允许你随随便便动我东西的”

    天澜拔高音量,这个人,真是要多无耻就多无耻。

    “你成天抱着个垃圾也能睡的着现在爷给你弄个新的,你Ai抱多久就抱多久。”

    “之前那个呢”

    天澜依然锲而不舍的追问。

    阮离熙听着也窝火起来

    “你别不识好歹的这玩意儿,你真以为眼一眨他就自己爬上你的床了”

    是他在瑞士亲自挑选的,当时在专柜的橱窗里看到这款熊,穿着淡蓝的西装,动作笨拙却可Ai,眼巴巴的望着自己,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买回去把那个乡巴佬床上的破烂换掉。他就这么抱着个庞然大物,走在瑞士的街头,居然惹来不少人的侧目。现在想来,都自觉好笑。

    “是我知道它价值连城,它稀罕无b,抱歉,我这人低贱,要不起你那么矜贵的东西”

    说着,天澜走到床边,抱起熊用力推回到他的怀里。

    “你把原来那个丢哪了”

    见她不依不饶的就只顾追问之前那个,阮离熙心里不禁涌起一GU酸涩,感觉自己又当了回傻,不自觉的也提高音量

    “真没看出来,你那么喜欢跟垃圾过日”

    “你丢哪去了”

    “你傻是不是你会把垃圾扔哪去”

    见天澜转身,知道她打算下楼去垃圾桶里找,一把拽过她

    “别去了,我下午丢外面的垃圾桶里,现在早跟着垃圾车走了。”

    天澜不相信,Si命挣开他拉着自己的手。

    “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啊一个破烂而已,至于么激动成这样”

    “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是这么自以为是在你眼里是破烂,是垃圾,在我眼里可不是”

    “直说了吧,你上不了那个YyAn怪气的心,也只能留着他送的垃圾安慰自己。”

    “那是我的东西,我Ai把它当宝贝还是当垃圾,那都是我的事”

    “你的东西就因为是你的东西,所以我Ai仍就扔,Ai烧就烧”

    其实阮离熙并不知道泰迪熊真是展诺送的,只是随口的猜测罢了,看到天澜瞬间凝固的表情,便明了自己猜对了。

    “别把男人送的东西太当回事,就像这个。”

    他抓起新的那只送回她手里

    “只是突然高兴随手送送罢了。”

    天澜怒不可抑,抱着熊向他砸过去。

    “你要是高兴,你送别人去花花,草草的谁都可以,我担待不起你那么大的好意”

    阮离熙气的丢开熊,狠狠的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

    “你是想怎样”

    “不想怎样你要么立刻把熊还来,要么,现在就给我马上出去”

    “吃了熊心豹胆了是不是”

    天澜抓起床柜上的杯二话不说的朝他头上倒去。水顺着他的发迅速滴落下来,连带着天澜自己,也被弄的Sh漉漉的一身。

    他的眼睛Si盯着她,突然单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置于头顶,低吼道

    “天澜,算你妈的有本事”

    另一只手扣紧了她的腰,阮离熙的头低伏下来,趁势找到目标,一枪击,天澜挣大眼,咬紧牙关,不让他的嘴撬起自己的。阮离熙的眼眯成一条缝,狠捏了下她纤细的腰,天澜吃痛惊呼。

    很好,成功占领阵地,灵巧的舌捉着她的,辗转x1噬,阮离熙让天澜的身紧贴住自己,随即更加深入几分,他专心x1T1aN着,觉的那nV人的唇舌竟似抹了蜂蜜般清甜异常,流连忘返。一阵排山倒海而来的晕眩向天澜袭来,感觉他快要将自己的一切吞噬殆尽了。

    冰冷的双手深入她衬衣的下摆一路绵延向上,天澜整个身都颤抖起来,拼命阻止他继续攻城略地的动作。他趁此机会偷换口气,又朝那红肿的蜜唇吻了上去。

    直到大腿根部的灼热几乎烧痛自己,阮离熙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她自然感受到他的y起,隔着衣服扔能T会它高昂的温度。

    两人贴合在一起,天澜像是刚被人从溺水的池里打捞上岸,重重的喘着气,呼x1困难,思维停滞。

    他这是在做什么

    早上还和阮沁莹公然亲热的男人现在居然可以这样毫无所谓的亲她,他真把她当作什么了

    他突然得意起来,觉得从早上到现在憋着的一口闷气终于得到了释放,撑在她的上方,说道

    “对了,也别把男人的吻太当回事,有时候根本不代表什么,不爽了泄泄愤而已。”

    天澜遮住自己的双眼,等待阮离熙的离开,他居然可以把她的初吻当作泄愤的工具,意识到她对这个人的无能为力,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他闲来无暇时的娱乐调剂。竟越想越委屈,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下来。

    暗骂自己的窝囊,却依然止不住决堤的泪珠,阮离熙低头凝望她,拉下她盖住双眼的手。眼见她的泪如大雨滂沱,势不可挡的滚落而下。

    在回国的第二天,就把这个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掉泪的nV人弄哭两次,的确是他阮离熙的本事。而方才亲到她的得意之情也早已随着她的泪水被吞噬g净。

    阮离熙等着她哭完,然后好好说些什么。可是天澜越哭越凶,越哭越大声,最后甚至cH0U泣起来。

    阮离熙有些急了,焦躁的心该Si的也快跟着cH0U起来,天翻地覆的搅的他想吐,他只想止住她的泪,潜意识里,明白这才是停止自己极度心烦的唯一法。

    “你消停会儿行不行”

    天澜也想停下来,她也不想在阮离熙面前这副模样。可是,好像要将自己十几年来在他那受的羞辱完全释放出来。她由最初的低低cH0U泣转为放声大哭,阮离熙抬手轻轻抹去不断从她眼眶里落下的晶莹,却被天澜狠狠的拍掉。不甘心似的,他重新抚上她的眼,天澜早已泣不成声,也不管他在做什么了。他边抹,她边掉,最后却发现这么做完全徒劳,因为他擦拭的频率根本赶不上她掉落的速度。

    “你还真觉委屈了是不是”

    “”8

    “早g嘛去了抱着熊说声谢谢不就没事了”

    “”

    “行了,别哭了”

    “”

    “别哭了行不行”

    “”

    “最烦nV人哭了”

    “”

    “我我不是故意的”

    这样都不算故意,那他还要怎样才算故意她哭她的,又g他什么事了,难不成现在她连哭还要看他的脸sE么

    “你就是故意的王八蛋”

    “你有种再说一次。”

    “王八蛋下贱”

    “信不信我现在就撕烂你的衣服,让你了解了解我到底有多下贱”

    天澜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给他,从小到大,他哪回欺辱她是出于无心的了

    他就是故意耍脾气给她看,故意让她在朋友面前没面,故意借她让阮沁莹吃味,故意把她当作泄愤工具,故意拿她气阮临之,故意这样没有理由的亲她

    “天澜,你再哭试试”

    她根本没有理会,抬手哽咽着抹自己的泪,却还是边擦边落。

    阮离熙狠下心来,又朝她的唇亲去,这次却再也不似先前的野蛮霸道,他温柔的轻啄,眉头紧皱着,不是在报复,也不是在享受,只是想让她快些停下来。

    “别哭了好不好”

    他轻声低语的哀求,仿佛一大声便会将她吓跑。

    天澜被阮离熙这么一碰,用手背使力的抹自己的唇,断断续续的吐出几个字来

    “真脏”

    天澜说的很轻,却明明净净的进入了阮离熙的耳朵里,身一僵,慢慢从她身上起来。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那么Aig净,以后不碰就是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她的房间

    敢不敢

    阮离熙从天澜的房间里出来,并没有马上离开,他轻靠在她房门边的墙壁上,cH0U出一根烟来,狠狠的x1了一口,混沌的烟雾升腾。

    一圈一圈,袅袅盘旋而上。

    昏暗的走廊里,只有隐隐现现的光点微微闪烁。

    从前的从前,他把将天澜惹哭作为一项艰巨而刺激的挑战,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现在的现在,他终于冲关成功,完全没有想象的兴奋,更没有期盼已久的喜悦,唯一剩下的,是面对她不断哭泣时的慌张与无措。,

    他厌恶这样的感觉,明明自己瞧不起的东西摔碎了却一阵一阵的心疼。那是不是说明

    他是在乎的。

    “呵”

    他条件反S的轻哼出声,用力掐灭烟蒂,立即否认掉这个及其荒谬可笑的可能。

    自己不爽的仅仅只是她不待见自己买的东西罢了。

    哼在乎任何东西也不可能在乎她

    阮沁莹听见隔壁房间关门的声音,立马走出去,开了阮离熙房间的门。

    “天澜刚刚找过你。”

    “恩。”

    阮离熙敷衍的回应了一句。

    “我看她急匆匆的样,你是不是又g什么招惹她了”

    “天澜,天澜,你g嘛张口闭口就是她那么在乎她,自己去问好了”

    “是我在乎么”

    阮离熙楞了一下,表情瞬间沉下来

    “阮沁莹,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在乎天澜的,不是就我一个。”

    “当然不只你,还有阮临之,还有展诺,还有你那个伟大a39的男人”

    “你别蘸了墨还y要往人家身上泼”

    “难道你就g净了”

    “对我不b你g净,但我不会去弄脏别人。”

    “我弄脏谁了我taMadE弄脏谁了”

    “”

    阮沁莹僵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来,她也Ga0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变的刁钻又刻薄。

    “阮离熙,嘴上说没有并不代表真的没有”

    “那你到底要我说什么”

    他降低了说话的音量,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在回国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