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非天夜翔】

本书:410916字作者:非天夜翔

    个什么世道

    一剑西来

    拓跋锋并未解释自己的处境,只与荣庆说了两句话

    “云起过得如何”

    荣庆答道“很好。”

    拓跋锋微一点头,道“过得好,我便安心了。”

    傍晚时分,天已全黑,南京城内无数灯火亮起,民居前纷纷挂着白灯笼。

    云起蹲在井上,于那惨白的灯光,接过荣庆递来的尚方宝剑,随手拍Si一只停在井栏旁的苍蝇。

    “姐夫怎么说”

    荣庆道“他说还需再想想。”

    云起不悦道“让他进来,我保他无恙,还想什么现朝不知多少人盯着他,把军队放在城外,独自进来吊唁,就没这胆量么”

    荣庆眉头深锁,显是心不在焉,寻思良久后道“云哥儿,你这事太过了。”

    云起矮身略抬头,打量荣庆神sE,试探道“你见到老跋了”

    荣庆倏然脸sE一变道“老跋老跋不是逃到漠北去了”

    荣庆站到云起面前,抓着云起衣领,险些把云起推进井里去,厉声道“你瞒着弟兄们什么云哥儿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云起忙蹲稳道“没有你疑心病了荣庆,我就白问问”

    云起解释道“我看你不太对劲”

    荣庆狐疑地打量了云起片刻,而后道“我瞧见宋忠那家伙,也捧着把尚方宝剑。”

    云起疑道“送终是谁尚方宝剑不就只有一把么”

    荣庆一掸袍襟坐了,没好气道“假的,估计又是太傅Ga0的鬼。”

    “皇上的御旨里把燕王骂了个通透,八成又是太傅捉刀写的稿,着他现滚回北平去”

    云起sE变道“这不b他反么儿来吊祭老爹谁见拦在城外的”

    荣庆抿唇,脸上毫无半分血sE,定定看着云起,又道“最后说燕王若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便将大军遣回北平去,自留于京城外,待太祖灵枢出城之日,再以罪臣之身尾随其后尽孝。”

    云起跳下井栏,朝g0ng门处跑去。

    “去哪,云哥儿”

    云起不答,已跑得远了。

    朱棣一眼便认出了京城牌楼上,白灯下的云起那漆黑侍卫锦服,由衷赞道“我发现雯儿与云起真是姊弟连心,难怪起个名儿都起成一系列的,你说雯儿猜云起的心思咋就这般准咧”

    拓跋锋冷冷道“行了。”

    朱棣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朝牌楼高处的云起吹了声口哨。

    朱棣朝拓跋锋道“我这就去了。”

    朱棣走出一步,拓跋锋跟上一步,朱棣眯起眼,道“你不许去。”

    拓跋锋执拗道“我要去。”

    朱棣咬牙切齿道“你不能去”

    拓跋锋不答,又跟上一步。

    朱棣道“狼崽喂,不能去,你想害Si王爷”

    云起蹙眉,紧盯着朱棣与他身旁隐没于黑暗里的那名高个侍卫,瞬间紧张起来。

    朱棣与那高个简短商量片刻,继而缓缓朝城门走来。

    拓跋锋沿着城墙外沿溜到偏僻处,仰头眺望,继而从腰间解下一只三爪钢钩,甩了个旋,当啷一声挂于城墙顶端,鬼魅般攀了上去。

    拓跋锋在城墙上稳稳站定,头也不回地收回钢钩,cH0U刀,朝背后一刺,瞬间杀Si一名巡城卫兵,紧接着如一只夜枭扑向民居屋顶,几下纵跃,落地,嗖然钻进马车底盘。嘴里咬着绣春刀,SiSi抓牢。

    马车缓慢驰向皇g0ng。

    拓跋锋安静听着车传来对答。

    “哎哟小舅,轻点”朱棣笑嘻嘻道。

    云起松了箍着朱棣手腕的手掌,问道“刚跟着你那人是谁是老跋”

    朱棣一本正经道“从来不认识哪个老跋。”

    拓跋锋蹙眉。

    云起道“老跋过得如何”

    朱棣想了想,撩起车帘朝外看了一眼,道“金陵怎跟过元节似的实话说,不太好。”

    云起满意道“知道他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

    拓跋锋“”

    云起又道“怎这时间才来”

    朱棣慢条斯理道“大人的事儿,小孩少管。”

    云起嗤之以鼻,二人到了皇g0ng后门,朱棣跃下车来,云起回了大院,把朱棣拦在门外,而后道“自己去见储君。”

    朱棣道“小舅,你说话可得算数。”

    云起不耐烦道“知道了,现安排值班,跟着你就是。”

    朱允炆那时间正在御书房,忐忑看着书,忽听殿外太监来报“燕王在午门外求见。”

    朱允炆瞬时抬头,朱棣何时进城的的

    朱允炆颤声道“快去请太傅”

    那时只听御书房外皮鼓一响,锦衣卫交班,云起入内、。值班锦衣卫离去,书房便只剩云起与朱允炆二人。

    云起于书案前站定,见朱允炆打量他,微诧道“怎么了”

    朱允炆摇了摇头,咬着唇,沉Y不答,片刻后唤门外太监道“传燕王入g0ng见驾。”

    云起x1了口气道“姐燕王来了”

    朱允炆点头,笑道“他若是耍泼,你可得帮着我。”

    云起笑答道“没有的事儿,好歹是你亲叔,怎会耍泼。”

    朱允炆yu言又止,像是想说点什么,却又终究启不了话头,少顷h澄先到,云起一笑置之。

    朱棣满身风尘仆仆进了殿,云起一看就知道,很明显是先在御花园里打了个滚的。

    朱棣倒是光棍,一撩前襟,扑通朝前仆倒,情真意切道“臣叔参见储君”

    “”

    h澄和朱允炆不知怎么应对了。

    朱允炆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h澄正要拿话来斥,允炆忙道“罢了,赐座。”

    h澄的话吞了回去。

    朱棣“嗨”地出了口长气,P GU沾着椅边,小心翼翼地坐了,悲切道“允炆,你自己一个人不容易呐。”

    朱允炆看了朱棣片刻,温言道“是呵,我也有今日了。”

    此言一出,殿内众人啼笑皆非,当年朱元璋未立储君,朱棣曾无理取闹,拍着朱允炆肩膀,嬉皮笑脸道“不意儿乃有今日”,言行十分无礼,后被朱元璋狠狠训斥了一顿。

    朱棣抹了把脸,讪讪道“从前的事,就算了罢。”

    朱允炆笑答道“四叔既这么说,也只好算了,但四叔带了这许多军队来,又有何意今夜又是谁带四叔进城的”

    h澄面容严峻,瞥向云起,云起却微微闭上双眼,耳朵不易察觉地一动。

    那瞬间只听屋檐外咔的一声。

    侍卫惶急大喊道“抓刺客朝御书房去了”

    一把长剑无声无息地破开窗户,朝御书房飞来,穿过h澄与朱棣惊恐的视线,飞向龙椅上的朱允炆

    朱允炆大叫一声,云起瞬间揪住储君衣领,将其狠狠扯到身后,那利剑擦着朱允炆侧脸掠过,噔的一声钉在椅背上,不住颤抖。

    云起猛然跃上书案

    砰然一脚,踏的桌上墨砚倾倒,乒乓作响,云起如飞鹞般扑向对面墙壁

    h澄措手不及,骇然道“正使要做什么”

    朱允炆抬起一手,制止h澄的喝骂,屋檐外有人翻身上房,朱棣抬头望向殿顶,深x1了一口气,嘴里骂了句不知何话。

    那瞬间云起捞到对墙挂着一物,乃是朱元璋开国定天下的长弓,于陈友谅处收缴而来的名器“神臂”,继而cH0U出箭筒上四支J尾钢箭,夹在五指间,沉力腰际,猛地一声大喝,反手扯开了十石的龙弦铁弓

    “有刺客”云起一声爆喝,第一箭流星般冲上殿顶,将砖瓦S得四飞,说时迟那时快,一声踏滑屋檐的脚步传来,紧接着是疾奔的声响。

    短短数息,变故已惊动了无数太监侍卫,数十人冲进殿内,团团围住朱允炆,朱允炆忍不住道“云哥儿,小心”

    云起笑道“遵旨”

    云起翻出窗外,手持长弓,攀着屋檐一个翻身,跃上屋顶,穷追而去。

    一轮满月当空,皓皓银辉映于太和殿顶。

    皇g0ng屋顶的最高处,两个黑sE的身影一路飞奔。

    最终一人锦服衣袂飞舞,于雕龙飞檐末段颀长而立。

    另一人则摘下斗笠,横空飞甩,那斗笠挟着风声旋向午门外。

    云起背持长弓,利箭上弦,踏着龙雕之头立稳。

    拓跋锋伏身,犹如黑夜嗜血的猎豹,单手支地,仰头。

    “是我。”拓跋锋漠然道。

    云起不答,时隔数年,拓跋锋形貌更瘦了,眼带着一GU难言的疲惫与绝望。

    朱棣没有撒谎,他确实过得不好。

    “你谁”云起嘲道“快滚,否则杀了你。”

    远处侍卫的脚步声传来,火把汇集成长龙,于御书房外向着太和殿外延伸。

    拓跋锋缓缓站起,道“是师哥,师哥来看你了。”

    云起不耐烦地转头避开拓跋锋的目光,咬牙道“快走啊怎跑去御书房杀皇上疯了么当心牵连了姐夫”

    拓跋锋对不断靠近太和殿的侍卫喊嚣声充耳不闻,上前一步,道“云起,过来。”

    云起紧闭双眼,喝道“有人来了快走”陡然松了弓弦

    拓跋锋的瞳孔倏然收缩,下意识地伸手到腰畔拔刀的

    箭离弦,拓跋锋右手按着刀鞘,左手将绣春刀拔出数寸,刀柄处的“云”字犹如火焰,触手滚烫。

    利箭旋转着S向拓跋锋。

    拓跋锋瞳映出箭镞的一抹寒光,继而“诤”一声,将出鞘近半的绣春刀猛然推回刀鞘

    箭矢没入拓跋锋肩膀。

    云起猛地睁眼,拓跋锋捂着右肩,朝后退了一步。

    拓跋锋从太和殿顶朝后摔了下去,云起发出一声呐喊,紧跟着扑上前,见一个身影扯了箭头,甩在一旁,继而倚在墙边cH0U搐良久,显是扯箭那伤疼痛难忍。

    云起一颗心提到了嗓眼。

    “师哥”云起哑着嗓喊道。

    拓跋锋听见了,他抬头回望,与云起双眸对视,那一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云起一指皇城前门,拓跋锋喘息片刻,拖着一道血线,开始逃跑。

    云起架上最后两支箭,遥遥S去,劲风分袭午门前两盏白灯笼。扑扑两声,最后一箭S熄灯笼后,又拖过近十丈,将惶急关门那侍卫之手钉在g0ng墙上的

    惨叫声传来,云起知道拓跋锋已逃出皇g0ng,才疲惫地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刻,云起紧张转头,数十只猎狗狂吠着于偏殿处奔出,禁卫们将狗儿驱到血迹旁闻了闻,抬头不信任地看了云起一眼,便跟着猎犬朝g0ng外跑去。

    云起与Y沉着脸的朱棣交换了个眼sE,无可奈何,只得跃下地来。

    云起嘘声道“那是午门卫,不归我管”

    朱棣忙作了个噤声的表情,身后h澄匆匆赶来。

    云起只得转身朝拓跋锋离去的方向大步奔跑。

    拓跋锋捂着肩头,那处血如泉涌,在静谧的月夜拖出一道诡异的痕迹,失血过多令其脸sE苍白,辨不清方向,只没头苍蝇般在街头巷尾一通乱闯,惊得沿路熟睡的屋舍内院狗齐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