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

本书:488207字作者:小秦子

    ,回来了就好。”打了个嗝,浓浓的酒气便涌上鼻,李父一个劲儿地乐乎,说“回来我就可以退休了,哼,不用靠那个不孝,我也终於可以退休了”

    此话一扔摆上桌,李慎动作就一停,他睁起黑亮的双瞳,慢地转过脑袋向住李父,彼此都不开口,两眼相对,前天至今未灭的火种仿似又要点燃了。

    一见这阵状,李母敏锐的神经线自觉地传来警讯,她头疼地挨近丈夫,道“老公,别喝了,你酒喝多了。”

    “关酒什麽事呀”酒JiNg熏得满面通红,李父举臂揽住李母的肩,看著李慎却对林睿说“睿啊,你尽快上公司熟悉一下,可以越快就越好。公司交给你担起,我跟你妈也能去环球旅行了,计划了几年也算是盼到头了,本来还以为我们要C劳到老Si呢,还好”

    “没错,回来得是时候,该赶紧接手。”索X把碗筷一丢,李慎背靠著椅,稍静了片刻,而後他也学了李父的姿势左手拥住林睿,右手掌心亲热地m0了m0他的脸颊,十二万分认真地道“好弟弟,要争气,李家将来全靠你了。”

    李父有些讥刺,说“当然,不靠他,我们两个老家夥还能靠谁”

    “这不就得了,你好他好,我也好,这麽好了那就拜托你以後别老跟我吵,烦。”

    林睿不语地持观望态度,他只是挪了挪位置方便李慎搂紧点,他这动作很小,别人也就没留意。

    “是是是,我跟你吵烦著你了。”李父连番地点头称是,情绪激动了起来,“我不管你让你自生自灭你就舒服,李慎,你是不是要气Si我才甘心啊”

    “更正由头到尾,我都没有想气你,问题在於你不理解我,不支持我”

    “理解支持,你在跟我谈这两样东西”咯一下蹦起身,李父额前的青筋直冒,“你又理解过我了吗去问问天底下哪个父亲会支持儿在擂台上打生打Si有的话叫他给我站出来,我看看他是不是有病”

    李慎的气势也不输他,坚决不让步,音量拔得跟父亲一样高,说“这是我的理想,理想,目标,你又明白了吗”

    “你能不能换点正常的理想不要选这种让我提心吊胆,随时准备替你收尸的理想啊”

    外面的佣人只是探窥几眼,习以为常地继续g活,一边的李母完全cHa不上嘴,她左右为难地任戏码又上演,帮谁都不对,久了她也恼了,按住头出厅里找止疼片,念叨著,吵吧,父俩吵个够吧。

    林睿听个大概就了解到底,他略一思索也就不怎麽担心,所以就只管把心思放哥哥身上。

    母亲不在,父亲半醉,哥哥在争吵,没人注意到林睿的脸轻缓地凑近哥哥颈边,低下眼睑呼x1哥哥强烈更甚以前的男X气息,成年男的yAn刚,汗滴润过他蜜sE的皮肤,闪有一种诱人的光林睿克制住不去T1aNg净那些小水珠,虽然现在他只要吻住哥哥的脖,就可以尝到哥哥的味道。

    近在咫尺,但却不能随心所yu,林睿心绪蒙上抹Y骛,咬了咬牙。

    该Si,等把哥哥Ga0上手了,一定要剥光他所有的衣服,压在他身上T1aN遍他全身,m0他,亲他,连脚趾也不可以放过。

    小小的臆想而已,林睿的下腹即一阵阵SaO动,胯间的热物迅速地B0起,肿大发烫,勒在内K里胀得难受。

    眸光凝聚在哥哥英挺的面容,成熟了之外没有多大的改变,墨sE的黑瞳还是不加任何虚伪的坦然,生动,气愤之那饱和的双唇b平时来得更豔红。

    这些看在林睿视野里都让他目光一暗,不由自主地回味著那个晚上,哥哥的手伸进他K里r0u著他,这水nEnGnEnG的唇瓣张大著hAnzHU一根怪物般的紫红sE肉木奉,哥哥紧闭著眼,放任粗大又丑陋的X器不停进出他的口腔,凶猛地Cg著他的嘴巴,最後,S得他满满一脸都是米青Ye

    哥哥吃过他的东西,当时,他说过回来的时候,一定要马上得到哥哥的身

    “冷静点,哥,别跟爸吵了”

    没有硝烟的战场,无人搭理林睿的劝解,自然也无人发现他的不妥,状是沈静的神sE回转著不可见的诡谲,林睿十分自然用心地扬手贴在李慎的身前,上下掠动,像在安抚他,给他顺著呼x1一般。

    掌心接受到的温热让他依恋不已,偷偷m0过哥哥宽厚结实的x膛,按下去会反弹的触感叫林睿差一点就直接在他x上狠抓一把,他想象得到,如果现在撕开哥哥的衣服,一定能看到一副健美迷人的身T呼x1都变了调,林睿的指尖不偏不倚地滑过一下哥哥的r蒂,见他一点没注意到就收回动作,眼光向下移,随即落在了哥哥的下身。

    ──深sE牛仔K裹住了他长而直的腿部,印象哥哥的腿就十分漂亮,每块肌理都有完美的线条这样的双腿,在莋Ai的时候,一旦被用力地菗揷PGU的话,肯定会紧紧缠住他的腰吧

    低眉垂眼,林睿的手重复地松开握紧,发痒的掌心实在很想m0上哥哥的大腿,仔细地m0它一m0,他忍了忍,在就快付诸行动时,李慎推开了他。一秒不过,林睿就埋藏了一切表面波动。

    “我不会改变我的想法,如果你一定要反对,那我不在乎搬出去自己住。”

    喘息代替叫嚣,李慎僵冷著表情对父亲说出这最後一句,也不管他准备怎麽答就转身回了房,以一摔门的巨响为这场争吵划下句号,也让林睿拧了一下眉心。

    可笑,想要自己住问过我了吗

    39

    後向住门坐在电脑椅上,对著屏幕发呆了好长一会,冷静下来不禁一扯嘴角,李慎有个习惯X小动作,就是他内心里难受和涩然的话,就会搭著脑勺低下脑袋,光是苦笑了笑不说话。

    启动电脑,登陆上聊天软件,双击点开了与雁心惟深的对话框,对方现在并不在线,可李慎还是敲下了一大段的字,借此宣泄著他的种种不平和他不被人理解的孤独。

    在拳击与家庭矛盾这个内容上,能听他说的大概也只有这个他或者她了,好像地球上所有的人都不想他追求他想要的东西,包括最好的朋友江世孝。

    已经进入家族企业上班的世孝,听见他进了拳馆就对他说“作为你的朋友,我知道我该支持你。可是,又正因我是你的朋友,我也觉得我该阻止你就是了。”

    大脑乱糟糟的,李慎点下了发送键又开始神游,他真的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该放弃,可他的确不想放弃。一直以来认定的一条路,他走在上面,很多人试图将他扯到另一条道,他不能明了,也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按照他们希望的去走去做,他们都是为他好,他知道,可那不是他要过的人生。

    李慎盯住Ye晶屏等著回复也在深思,不过雁心惟深一直没来,不知道为什麽。

    在差不多快11点,他的心情完全平复沈淀,假设屏幕上没有忽然弹出一个窗口来转移他的注意力,李慎也就打算关掉电脑了,而他见到了那个窗口,於是他奇怪地移动鼠标点住它,窗口自行放大成全屏,李慎定眼一看,顿时木掉──

    是一段视频,他才移动鼠标就自动开始播放。

    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张床,画面有两个外国男人,T型都又高又壮,全身脱得光溜溜的连条内K都不剩。其一个黑人坐在床边叉开双脚,另一个瘦些的金发男则地跪在地上埋头在他腿央,满面享受地hAnzHU那根B0起的老二在哼哼唧唧,两个人都啊啊地爽叫著,听得李慎头皮发麻,反应完全呆衲。

    一个切换拉近扣交的位置,占据了整个镜头的是金发男越来越有劲的表现,YINjIAn地对著同X深得发黑的X器又x1又T1aN,浮动头部张著口上下吞吐,像吃著什麽似的津津有味,口水在那根东西和嘴巴之横流,吮得滋滋

    “噢、噢,真bAng,宝贝,男人的东西很好吃吧,嘴巴用力点x1,待会爽Si你”

    一句较为高昂的叫唤从喇叭飘出,屏幕里还配了字幕,这等冲击让李慎难以置信地微分著唇,在胃底冒出一GUyu呕感,恶,C他祖宗的哪个想Si的发这个东西,真的要吐了,见了这东西他发誓,从此绝对不再吃热狗。

    “他NN,C,被我知道是谁,老拆了他的骨头。”乘著还没出现更恶心的东西,李慎终於觉醒过来,他目光森冷地打算关掉视频,可是鼠标移动不了,敲几下键盘,没有反应,除了那仍在播放的视频外,其他的好似都当机了。

    “病毒了吧”

    ctratdeete,任务管理器也出不来,李慎再弯下身按住主机上的重启,一次,两次,我靠,连这个都Si了窝火地咒骂那个恶作剧的人,画面的两个男人更加的不堪入目了。

    李慎见状就想蹲下身钻到桌下,探手到电脑桌後方去拔掉电源,然而,祸不单行,他才正想著,後面就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算准了时间一样,门一下被人推开了,有人要进来,就要见到了──

    速度从没这麽快过,李慎直起腰杆立刻就关掉显示器,转小音量,飞快地,让来人未能瞧清楚他电脑在放著什麽。

    “哥”林睿倏地冒了出来,他睨住李慎手忙脚乱的样,眨著蔚蓝的美眸,不解地问“你怎麽了”

    “呃咳,没什麽。”莫名松了口气,不想给人任何误会,无端也Ga0得他像做贼一样心虚,李慎擦了一把额际,说“你有事找我啊”

    “嗯,来看看你。”绽开纯净的笑容,林睿关了门,迈步到李慎背後,仿佛带有关怀的双手搭住他的肩膀,劝慰著“还在跟爸生气呢”

    “没什麽好气的。”提起这个疙瘩,似是满不在乎的,李慎以无所谓的口吻说“天天都这样,我早就习惯了。”

    “我知道哥只是追求自己的理想,可爸也是担心你,都多T谅一下就好了。”轻声在他耳际说著,林睿r0u抚著掌下的肩颈,如同给他按摩般贴心。

    对方的鼻息拂在耳蜗有些痒,几年没见了,面对林睿的善意,李慎也不好拒绝他的亲近,即使他们的关系并没有这麽友好。

    “你是我弟弟,他想要的儿已经有你了,不是吗”

    “可我不是你的亲兄弟。”林睿忽然这样强调,薄唇下移到李慎的颈边,几近是贴吻在他的皮肤上,有意无意地吹著气说“哥,只有你是李家的血脉,我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你知道的,我不是你亲弟弟哦”

    “哥,这些年,你想我吗”

    敏感的颈部泛起红晕,李慎模糊意识到,不太对劲。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受了涩情片的影响,李慎觉得肩上的指尖跟在m0他一样,亲密得十分过火了,心下不自在地有点慌乱,就连林睿说话都感到像在跟他tia0q1ng,李慎别开头拉出点距离,道

    “睿,别靠我这麽近。”

    可能没察觉哥哥的不适应,林睿仍是一派的无所知,聊了好一会,双手冷不防地向下窜去惊了李慎一大跳,趁他还没反抗前在他的x扣交叉,林睿将他连同椅背一同紧紧抱住,俯下半身把下巴挨在他肩窝,在他鬓边猫儿样的蹭动。

    “喂,你在g什麽”

    喝道,确切地被吓到了,李慎急忙地想拨开林睿的臂弯他却箍得更密,抗议地小挣几下也撼动不了半分,李慎愠恼地骤然一个转首,尔後,蓦地如雷劈一般动弹不得。

    鼻尖和林睿抵在一块,视线衔接在他深邃的冰蓝sE眼眸,脸庞混合了JiNg灵的脱俗与恶魔的邪魅,俊得不可思议,尤其是当他姣好的唇所g起了笑弧,温柔又X感,像妖JiNg蛊惑著人心。

    在林睿特意的g引下,这麽近距离的接触饶是让李慎心脏一波鼓噪,今天初见时的惊豔又冒了出来,无故的万缕暧昧围绕,感觉对方宛若有甜味的吐息撩在嘴上,两颊也被撩得火热李慎不禁冒出了汗。

    男人的天X驱使,李慎应该是想亲了这样的美人才对,可不习惯这样的挑逗他不舒服,甚至是烦躁的,继而在林睿似乎准备吻了他时,他避开了。

    “李延睿,可以了,闹得过火了。”

    “你不想亲我吗我们小时候不就亲过嘴了麽”瞥见哥哥从脸部一路红到耳根,也不理是气的还是羞的,林睿在心里大呼著哥哥的纯情和可Ai,可却又促狭地轻笑著说

    “我刚刚有瞄到一眼,你好像在看两个男人莋Ai,本来以为是看错,现在我能肯定了,原来哥哥喜欢的是男人,同X恋”

    哥哥喜欢温柔的恋人。今天哥哥还没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