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过来,昏过去—宠文

本书:961806字作者:临渊鱼儿

    说,陪我一个老婆多闷呀她可巴不得出去找你赵爷爷你侬我侬呢。ot

    赵老太太被说心思,脸上一热,瞪了老太太一眼,就打开门出去了。

    若映竹见老太太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是真的没有什么事了,半悬着的心总算完全放了下来,清灵的眼底波光流动。如果将来有一天老了,也能和外婆一样,找几个喜欢的好朋友,平日里大家毫无顾忌地斗嘴取乐,却不伤半分感情,遇到事情时还可以互相扶持。

    那么这漫漫人生长路,也不至于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完吧

    ot丫头,ot老太太抓住若映竹的手,神sE认真地问,ot告诉外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呀ot

    ot哦。ot若映竹知道老太太有心知道,也瞒不下去,只得坦诚,ot赵爷爷打电话告诉我的。ot

    当初离开的时候,她终究还是不放心外婆一个人在家里,在临别前特地拜托赵爷爷帮忙照看,出了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给她。

    老太太激动地一锤床边,捋起袖,咬牙切齿地说,ot我就知道,我要去撕了赵老爷那张大嘴巴,让你三更半夜赶回来,要是出了什么事,他拿什么赔我一个孙nV啊ot

    若映竹扑进老太太的怀里,ot外婆,不是赵爷爷的错ot是我,是我不孝,我不应该那么自私离开,我应该一直陪在您身边的。

    老太太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慈Ai的目光落在自己孙nV身上,ot你不放心我,我难道又放心你吗这大半夜的,又是一个人ot

    ot呀ot若映竹突然叫了一声,老太太忙问怎么了。

    ot我不是一个人回来的ot若映竹轻轻吐出这几个字,想起某人,脸颊又染上淡淡的粉sE,抱了抱老太太的腰,撒娇似的,ot那个外婆,我有男朋友了,昨晚就是他送我回来的。ot

    像是响应她的话一般,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是裴澈发的短信,问在哪间病房,若映竹回了他,又抬起头看着老太太,ot他刚刚去买早餐,等一下就应该过来了。ot

    ot你这丫头ot老太太又气又笑地点了点她的额头,ot怎么这么不懂事呢第一次见面,你就让人家来病房ot

    若映竹起初也没想到这一点,见老太太反应这么大,轻轻皱了皱眉,ot外婆,他不会在意这些的。ot

    ot嗯。ot老太太淡淡应了一句,问,ot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ot

    ot不是很久ot若映竹见老太太态度突然冷了下来,心里的那根弦也随之紧绷,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ot不过,他一直对我很好。ot

    接下来,老太太又细细问了几个问题,若映竹几乎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这样一来,连她自己都惊讶,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为她做了这么多。

    老太太拿起桌边的杯喝了一口水,神sE缓和,嘴角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拍了拍手,ot好了,这下总算知己知彼了。ot

    ot啊ot若映竹不敢相信地问了一句,ot原来你刚刚那么冷淡,是因为ot

    老太太把头一扭,ot哼,我紧张行不行ot

    otot,若映竹无语之际,突然,门被轻轻敲了几下。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嘿,见家长见家长,撒花鼓励一下裴总监嘛

    23从一而终三更

    晨光掩映,清隽挺拔的男人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清冷的眉眼目视着前方,像是在寻找什么,目光突然与她撞上,唇角微微扬起一个温润清和的笑容。

    老太太虽然表面不动声sE,心里早已惊叹不已,按照孙nV的说法,他应该是连夜开车过来,可是此刻身上西装笔挺,一丝不苟,整个人看起来俊朗不凡,这种气质修养

    若映竹怔怔看着他把早餐放到桌上,然后慢慢走近自己,这才回过神,清了清嗓,ot外婆,这是裴澈,昨晚送我回来的。ot

    ot外婆,您好。ot裴澈嘴角带着浅笑,声音清冽g净,说完,坦然地静静回视老太太打量的目光。

    眼前的老人,想必就是当年传说ot画坛双绝ot之一的若老夫人了吧裴澈见过不少气质高雅的书香世家的夫人,可是从来没有一个能让他产生这样奇异的感觉,或许岁月给她留下的,不是无情的痕迹,而是优雅气质的积淀,只是一眼,便觉得超然脱俗,淡若凡尘。

    老太太神sE平静无波,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纯澈的眼神柔和了冷y的线条,她一改之前的严肃,突然脸上露出一个笑容,ot昨晚真是辛苦你了。ot

    裴澈笑了笑,礼貌地回,ot应该的。ot

    老太太目光落到不远处桌的白sE塑料袋上,ot快去吃早餐吧,凉了就不好吃了。ot

    若映竹这才感觉到饥肠辘辘,想到眼前的人也是一夜滴水未进,拉了拉他的衣袖,ot我们先过去吃早餐吧。ot

    老太太看着相对而坐、默默吃早餐的两人,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苍老的眼里流动着无言的欣慰之sE。

    刚刚听她说有了男朋友,老太太还不敢相信,她太了解这个孙nV,向来淡然清若,随遇而安,不是眼光高,只是她觉得,以她的X,要么平平淡淡躲在凡俗过一世,要么炽烈绽放终其一生。

    老太太轻轻叹了一口气,所以刚刚的紧张不是没有理由的,她的孙nV,将来站在她身边的人,必定是b她优秀许多,为她所心悦诚服的男人。

    老太太即使万帆过尽,如今已至人生暮年,也几乎看透了红尘,她也知道世上这种人太少太少可是,眼前的男人,依然让她深感震撼,出众的相貌,谦谨礼貌的态度,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气质,只是,这还不是重要的,重要的在于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清清冷冷的男人,落在她孙nV身上的目光,竟然柔和得不可思议

    护士来给老太太量血压,看了一眼对面吃早餐的两人,男的俊nV的美,忍不住说了一句,ot老太太真是好福气。ot

    ot可不是ot老太太一脸骄傲地说着,ot两人特地连夜赶回来看我老太婆的ot

    护士一边听老太太说话一边动作利落地挂了水,又细细说了注意事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目光又落到那对璧人身上,这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两人吃完早餐,若映竹准备出去扔盒,裴澈也站了起来,微微对老太太点了点头,也跟在她身后走了出去。

    ot你别介意啊,我外婆的X就是这样,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ot若映竹知道他一直跟在自己后面,主动开口解释。

    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若映竹回过头,却发现他正一脸深意地看着自己,下一刻,手就被他扣住,拉入了一个隐蔽的角落。

    ot你ota39要g什么a39被吞进他突如其来的吻里,他的手搂着她的腰,动作很轻柔,舌尖轻轻T1aN着她的唇,浅尝辄止,若映竹喟叹了一声,慢慢闭上眼睛。

    忽然感觉他的动作停了下来,若映竹疑惑地睁开眼,下一刻便陷进那一双深sE似乎藏着温暖笑意的眼眸里。时间,仿佛静止了。

    ot我很高兴ot裴澈微微弯下腰,把头深深埋在她的颈侧,气息灼人,ot你终于愿意给我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ot你终于愿意让我走进你真实的世界,走近你生命最重要的人,我真的很高兴。

    他一直都知道,在这段感情里,她有过犹豫,所以他步步紧b,不给她留一丝退路,可是这样得来的Ai情,还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两情相悦,相守相依。

    若映竹知道他话里的深意,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回应,只能紧紧抱住他。

    老太太见两人一前一后进来,看了一眼含羞露怯的外孙nV,心里明白了几分,开始吩咐起来,ot丫头,医生说我还要多住一晚,你先回家给我拿一套换洗衣服。ot

    若映竹知道老太太是有心支开自己,无奈地点了点头,裴澈看她这个样,刚想说些什么,就被老太太打断了,ot阿澈啊,你过来陪老太婆说说话。ot

    老太太看着若映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若有所思,瞬间恢复了一个nV方长辈应有的态度,声音冷了几分,ot坐。ot

    裴澈看着老太太的神sE突然变了,也不敢轻心,在椅上坐下,ot沈老前辈。ot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老太太倒是微微一愣,随后恢复平静,露出淡笑,ot年轻人眼力倒是不错。ot

    裴澈笑了笑,似乎是不经意间提起,ot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裴氏ot

    老太太手上的动作一顿,ot她是你的ot

    裴澈点点头,声线清浅,ot正是家母,我曾多次从她口听说过您。ot

    ot缘分哪ot老太太像是想起什么,重重拍了几下床的护栏,回忆起了往事,ot想当年,你才几岁,我家丫头也才刚学会走路,没想到,现在竟然ot

    听老太太说完,裴澈轻轻笑了笑,想不到还有这个渊源,原来他们从小就有过一面之缘,冥冥的命运还真是奇妙,兜兜转转,终究还是把注定遇见的人送到彼此身旁。

    ot你,对我家丫头是真心的吗ot老太太终于问出了最担心的问题,他身上清冷矜贵的气质,必然是许多目光的焦点,而她,只希望自己的孙nV守一份平淡的幸福。

    裴澈没有立刻回答,低头稍微思索了一会儿,ot我母亲从小教我a39从一而终a39,既然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的事。我也从不轻易许诺ot语气顿了顿,神sE前所未有的认真,ot可是,从我确定自己心意的那一刻,我就清楚地知道,她就是我这辈的a39从一而终a39。ot

    ot好,好,好ot老太太轻轻笑了出来,笑意柔和了眼角的皱纹,ot今日你这一诺,我就先记下了。ot

    ot可是,那个丫头,她心里一直有个打不开的结ot

    老太太沉浸在往事,沉Y的声音带着心疼,裴澈坐在一边,也听得认真,只是,时不时,眉头紧蹙。

    若映竹回来的时候,见病房里的两人正相谈甚欢,也没多想,正想把换洗衣物放进柜,没想到,里面已经整整齐齐放好了一套,低头轻轻叹了一声,这个外婆啊

    踏过一条条青石铺就的长巷,裴澈跟在若映竹身后,走进了一座宁静古朴的深深庭院,黛瓦白墙,古典g净,雨后的青苔在墙角静静地生长,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潺潺的流水声,完全符合他想象的诗意江南。

    原来当年让若老夫妇甘心隐逸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也难怪,连这里的空气,都是充满灵X的舒透,怎能让人不一见倾心,再见深Ai

    原本若映竹是打算带他去外面宾馆的,可是外婆又戳戳她的头,说她不懂事,毕竟人家大老远送她回来,关系又确定了,而且家里又不是没房间

    若映竹还微微郁闷,怎么感觉她不过回来拿了一套衣服,外婆对他的态度就完全变了呀,对他好像b对自己这个亲孙nV还要好。

    铺好床单,若映竹又不禁侧目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低低垂着眸,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