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若若情事(np、高h)

本书:114718字作者:阿难若兮

    春日的夜里,星辰宛如明珠,围拱着明月,一片清辉撒落在午夜的庭院里,与喷泉池里的水色相互交映,流光溢彩。

    “不……要,不要……不要看。”柔媚如小猫儿的嗓音惊破了这一院子的宁静。

    衣衫不整的少女被身材高大的男人压在一丛紫藤花架下,衬衫扣子被扯掉,露出被紫色蕾丝紧紧包裹住的雪白酥胸,短裙被推到了腰间,小裤裤被撕裂了随意扔到草丛上,两条白嫩嫩的长腿被迫张开盘在男人的窄腰上,将没有一丝毛发的,光洁如玉的私处暴露在他眼中。

    男人原本就黑沉沉的眼睛颜色更深了,“不要看?小骚货长这样一张美穴是不就是给哥哥看的,给哥哥操的?嗯?”

    这是个浑身散发着狠戾、疯狂、压抑气息的男人,然而最后一声从喉咙里哼出的“嗯”字,带着浓浓的鼻音,却性感得不像话,也勾得少女不由自主地渴望着什么。她十六岁就被这个男人开苞调教,几年下来,这具身体已经敏感得不像话,仅仅在男人炽热的注视下两片粉嫩的花瓣儿便微微发颤,藏在里面的小嘴儿一张一合,淌出一潺一潺的春水。

    男人粗粝的手指轻轻拨开两片花瓣,“真是骚,就这么看着就流水了,是不是要哥哥的大肉棒好好捅一捅?”

    少女脸上布满红晕,呼吸凌乱,心里想挣扎,身体却违背心意臣服在男人挑逗下,只是嘴里还欲拒还迎地求饶,“不要这样……放开我……放开。”

    娇娇软软的嗓音媚得能掐出水来,听得男人巨物大了几分,眼底涌起一片深浓,“听听你的声音,叫得那么骚,口是心非,是想要我干你才是吧?”

    他已经有好几天没碰她了,只恨不得立刻就把胀痛的肉棒捅进这张诱人的小嘴里狠狠操弄,但是还不行。少女身体娇嫩,穴儿天生又窄又紧,他本钱又大,要是不好好扩张一定会伤到她的。

    他强忍着欲望,耐着性子,两根手指插入了少女吐着汁液的娇穴里,开发了几年的小穴含着两根手指都困难,“真会咬,吸得好紧。”

    少女只觉得男人粗粝的手指把小穴塞得满满的,好涨。她无力地扭动着娇躯,想把穴里的异物吐出来,但这只是徒劳无功,反而惹得男人冷笑一声,将两指尽根深入,快速抽插起来。

    “好涨……轻点,慢点啊……”

    “两根手指都叫涨了?等会儿还不被大肉棒捅烂?别动,让哥哥给你松松穴,不然吃苦的是你。”手指进进出出,少女汁液越流越多,从穴里淌出来几乎沾湿了他的整个手掌,感觉到穴肉慢慢放松,抽插也顺畅起来了,男人趁机又加入了一指。

    “啊……装不下了……呜呜……出去啊。”少女沉浸在情欲里,媚眼如丝,小嘴儿微微张开,轻轻喘息,“太快了……太深了。”

    “不快不深怎么把你这个你淫娃插到高潮?把哥哥手指咬这么紧是很喜欢吧?很喜欢被男人干对不对?”

    男人手下动作越来越快,如潮水般的快感从花穴深处扩散到她的四肢百骸,“啊,受不了了,要到了………不行了,呜呜。”

    穴肉疯狂收缩,紧咬,吮吸着男人的手指,他知道她快要到达极乐巅峰,手上更是极尽能力伺候着她的小花穴。突然,少女身体弓起,“啊”地一声,收缩到了极致的花穴猛然放松,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春液,把地面的草丛都染得湿润润的。

    她眼里含着春水,波光点点,绢缎般的黑发散落在雪白的肌肤上,高潮的样子真的是美得惊人。即使已经见过多次,他仍然为她天然的媚态着迷疯狂,薄唇急切落在少女的唇上,耳畔,脖颈边,细细的亲吻她,“哥哥的小宝贝真的好美,哥哥把你弄得舒服吗?是不是很舒服,回答哥哥。”

    少女累得不行,没有回答他的话。男人也不在意,舔着吸着她的耳垂,灼热的气息喷薄而出,“哥哥把你弄爽了,该让我也舒服舒服了,小宝贝摸摸,哥哥的大肉棒想你都想得快要爆炸了,把腿张大点,让哥哥插插你的小骚穴。”

    男人是真正的天赋异禀,释放出来的巨物足足有少女手腕般粗壮,盘扎着青筋跳动,尺寸目测超过了二十五公分,这个庞然大物狰狞凶狠,却是呈现出一种极其不协调的可爱的肉粉色。

    巨物顶着少女下面娇嫩的小嘴儿并且不断向里面顶入。

    “太大了……进不去……好痛,进不去。”

    “这张小骚穴不知道吃了多少回哥哥的大肉棒,怎么会吃不下,少给我装纯,小骚穴放松点,哥哥会让你爽哭的。”

    肉根终究是过于粗长,把细嫩的花穴口绷得薄薄的,白白的,她感觉自己快被撕裂了。然而最令她恐惧的是大肉棒的顶端已经紧紧顶住了她的花心,外面却还有将近三分之一没有插进来,“放松,让我全部插进去,插进你的小子宫,把你喂得满满的。”

    他把少女两条长腿分得更开,不待她有所反应便狠狠挺腰撞了上去,大龟头如同冰雹直直撞着她的柔嫩的花心,企图顶开藏在花心里的另一张隐秘的小嘴儿。

    “太深了……不要撞了……呜呜,好痛啊。”

    少女仿佛是水做的人儿,在男人的捣弄压榨下,穴里春水直流,肉棒抽插发出“噗嗤噗嗤”的水泽声,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少女花心终于张开了小口,男人抓住机会,迅速将大肉棒顶端挤入里面的小嘴,少女痛叫一声,“不要再进去了……好深,哥哥……我受不了了。”

    欲望当头的男人当然不理会少女,把住她的双腿重重一送,整根粗长的肉棒都没入细小的甬道,连幼嫩的子宫都塞得满满的。

    男人舒爽地低低呼出一口气,在她耳边沙哑地说道,“放松点,我要开始插了。”

    噗嗤噗嗤噗嗤……

    男人每次抽插都把肉棒退出到只留一个头,然后一插到底。

    “啊……啊……呜呜……”

    他大刀阔斧地插干着,硕大恐怖的肉棒一次次贯穿她整个细嫩的花穴和子宫,插得她连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咿咿呀呀地哭叫。

    “好舒服……好紧,快夹死我了……”

    因为紧张和恐惧,那紧致的甬道不断收缩,媚肉蠕动,仿佛有千万张小嘴吮吸着他的肉棒,“小骚货,穴儿真贪吃,一张一合的是不是没喂饱?”

    说着重重顶了几下,大龟头如同冰雹撞击着幼嫩的子宫壁,“肚子要插破了……呜呜……放过我吧……不要插了……”

    “现在叫不要,等会插爽了你会哭着求哥哥插你。”

    他说的没错,短暂的不适过去之后,巨大的男根带来的便是巨大的快感,那么粗,那么大的东西一遍又一遍撑开她的花穴,推挤着层层媚肉,占领最深的小子宫。

    她舒爽地浪叫起来,“好舒服……哥哥插我……我要爽死了,哥哥狠狠插我……”

    男人插得红了眼,“你这个妖精怎么会长这么一张媚穴,天生就是要勾引哥哥大肉棒干你是不是?”

    “怎么会这么紧?怎么插都插不松,是不是哥哥插得少了?那么以后哥哥天天都要插着你,把你这小骚穴干翻干烂。”

    “好爽……我快要到了……要高潮了。”

    “这才干了你几分钟小骚穴就又要高潮了?就那么爽吗?”

    “爽……好爽……哥哥干得我好爽……”

    男人听了她的话,嘴角溢出一抹笑,“你也只有挨操的时候才这么乖,嘴巴才这么甜。”
聲明[db:来源]: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進行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妳,壹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相关推荐

斩情丝【完整版】

是没有动静,黎何能清楚得感受到,两人之间流淌的不是静谧,是烦躁,从云晋言身上散发出来的烦躁幽幽充溢了整个勤政殿。 果然,不过片刻,云晋言突地扔掉手上的毛笔,砸在地上一